反正是个人

人为吴邪,我为西湖糖醋鱼

萧居棠说这个故事根本不可信(二)

他后来知道这男人是暗香新收的弟子,风头正盛的青年,楚留香颇赏识他。

江湖上谁见了都笑着唤他一声少侠,说这人眉目疏朗,性情温和,武功底子又好;前些日子更是大破神龙帮十二连环坞,一气挫败了武维扬,未来在武林定有其一席之地。

末了感慨一句后生可畏。

方莹将这些传闻一一道来,桃花眸子一扫蔡居诚半死不活的鬼样子,提醒他若想早日出去,恐怕要多费些心思在这位少侠身上。

蔡居诚在榻上半躺着,只冷笑不说话,心里把方莹的话当做放屁。

方莹从袖子里摸出一盒膏药,让他拿去抹了,又见他半晌没动静,眼皮也不抬一下,遂笑他莫非是动也动不得,要丫鬟来帮忙吗?

蔡居诚狠狠瞪她一眼,自己拢了衣服下床,只把桌上那银票收起来,哑着嗓子让方莹赶紧滚。

方莹一点不恼,笑着让他好生照顾自己,便娉娉婷婷走了。她出去时两个小厮抬了水进来,是给他清洗身体的。蔡居诚看这里一切都不顺眼,又鸡蛋里挑骨头嫌弃小厮动作磨磨蹭蹭,遂阴阳怪气嘲讽了二人一顿,算是稍稍解气。

蔡居诚听得见那两人出门后骂他的话,什么被扫地出门的逆徒,什么废物一个,什么下贱的东西。他起先还气,想提剑把那二人都杀了,再一气掀了这破烂点香阁,后来竟然冷静下来了,意识到体内软骨散的药效一日不去,他就确确实实是个废物。

这是事实,没得改。

前些日子还只是陪酒,给那些来看猴子似的混帐东西弹弹琴,昨晚是第一次,但势必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他突然泄了气,心底生出一点绝望,落到这种地步,如何会有翻身的可能。

他更清楚的是,武当绝不会容下这种败坏名声的东西。倘若风声传过去,武当一定会做出行动。

比如说彻底除了他。

然后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蔡居诚,萧疏寒的眼里也不会有,那双冷冰冰的眸子里只有邱居新,他的大弟子,武当未来的掌门人,那个下作该死的贼,偷了他的一切。

他恨不得让邱居新现在就去死。

 

少侠姓蓝,单字一个旻,此刻被梁妈妈从点香阁里送出来,面上表情莫测,不过精神不错。

梁妈妈嗓门极大,一人顶一千只鸭子,十分没有自知之明地拢着嘴,自以为轻声道:“哎呀,少侠呀,我们居诚也是个清倌儿~你懂的,若是招待得不好,可千万和奴家说,奴家这就回去好好调教他,下次来啊,定让您满意。”

语毕自以为娇俏地掩唇哦呵呵呵。

顿时吸引一批人往蓝旻的方向看过来。

蓝旻不动声色地避开梁妈妈要蹭到他身上的胸,亦轻笑回她:“不了,我很喜欢他。过几日再来,我先告辞了。”

随后头也不回地开溜,走路带风。

方才那批人推推搡搡,上来同他说话,面上堆着兴奋又猥琐的笑:“听闻你昨夜在蔡居诚那里待了一晚上,滋味如何啊?”

蓝旻叹道:“实在是很糟糕,在他身上下了这么多功夫,一晚上竟然都是在浴桶里过的。”

    顿了顿,又作人傻钱多样,握拳道:“不过居诚肯留我一宿已是很大的进步,虽然每句话都在骂我,但日后他一定能完全接纳我的!”

这批纨绔立刻露出不过如此的失望表情。

待蓝旻走后,纨绔之一不屑道:“我早猜到如此,蔡居诚是玲珑坊点香阁里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人睡了,他给老鸨还不给呢。也不知道这个弱智脑子里想什么,竟然能被蔡居诚迷得七荤八素。”

又一道:“不过蔡居诚长得好看是真事,据说比起怜花也不遑多让了。”

纨绔之三站出来:“武当掌门亲传的那几名弟子,有哪个长得不是好看的?别的不说,就是那个叫萧居棠的小孩,也生得和仙童似的。说到这个,我倒有听闻,武当掌门萧疏寒其实......”

    

蔡居诚确实被老鸨劈头盖脸骂了一顿,无非是什么败坏了点香阁的名头,什么以为是什么人都能睡的货色,倒豆子似的说了一大堆,末了一手抚胸一手作算数状数了数,叹道:“也罢,这冤大头出手倒阔绰。若他多来几次,你还真能把自己赎出去。”

蔡居诚被她骂得想暴起杀人,总算撑到她快哔哔完了,遂呸她道:“说完快滚,臭女人。”

老鸨发现自己赚了一大笔,心情顿好,哼了一声,笑骂他一句:“混小子嘴巴不干不净。”骂完带着笑扭着并不存在的腰走了。

此后一段日子蔡居诚过得浑浑噩噩,来的人都是一个样,看丑角似的瞧他,笑他,说一些千篇一律的话,什么武当叛徒,废物,过来陪酒,什么活该,欠肏,听说给够了钱什么都能做。

他漠然地垂着眸,笔直地站在一旁,眼里的情绪都被鸦羽似的眼睫掩住了。他只当这壳子已死了,倘若有那一天,他就屠干净这玲珑坊,杀出去,一路踏着尸山血海回武当,所有人都给那个死了的蔡居诚陪葬。萧疏寒叫他一声孽障,他就给他看看,他养出来的孽障是怎么样毁了武当。

他又想,萧疏寒还不派什么人来了结他吗?他等着他过来,邱居新或者别的谁,快过来,对着他的胸口一剑刺下来,把什么都结束了。

一了百了。

这样的窘迫在某个武当弟子来到玲珑坊时达到了顶峰。

那人极惊讶地看他,半晌喃喃了一声“师兄。”

四周霎时安静下来,随后有好事的想作妖,那武当弟子只冷冷瞥他一眼,五指在袖中一掐成诀,背后剑匣自开,飞剑嗡鸣如流光环绕他周身一圈,又飞入剑匣。这原是武当弟子都会的一个小把戏,只徒好看,此时却让他用来威慑众人,生出几分杀意。

蔡居诚瞳孔剧缩,忽感浑身冰凉,只咬牙从嗓子里逼出一声低而哑的“滚”。

他好像除了这句话,什么也不会说了。

——————————————————————————————

今天主人公萧掌门也没有出场哦

蓝旻少侠是个小坏坏,真的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