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茕

人为吴邪,我为西湖糖醋鱼

【瓶邪】电荷守恒定律 1—2

正如每部总裁文里的男主都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质,吴邪在很快的时间内也达到了走到哪哪就开启“大哥你说啥就是啥,大哥是闰土我是猹”模式,也没领导管管,非常过分。

    也正如每部总裁文里都有一个“别以为你有钱就能践踏我的尊严!”死活不按常理出牌的奇葩傻白甜一样,冰清玉洁冰雪聪明高贵冷艳•真•学霸•物理课代表•kylin•Zhang同学,也从来都傲骨铮铮,从来都视真•实力装X•有文化的黑社会•班主任•关根的名字前面一堆前缀为无物。人家该怎样还是怎样,该吃吃该拉拉,该面瘫面瘫,走在路上从来不叫老师好,进办公室也从来不打报告。

    没错,学霸张就是物理课代表,真的好巧呢,怎么会这么巧呢?(6)班少得可怜的妹子们邪魅一笑说,这是缘分。

然而当事人对于这个缘分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们依旧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只是他们自己心里想着什么就不是6班众人知道的了。

譬如第一天下班之后关根以光速回到他和自己竹马竹马的好闺密,解雨臣老师的公寓。 他踹开房门,后者翘着腿歪在沙发上,看着他挑了挑眉:“你有病啊,上个课穿什么风衣。”

关根狠狠地说:“你懂个屁。”

说着他潇洒地脱下风衣,站在玄关处直接把衣服砸到解雨臣怀里。

没错,是砸。

风衣在解雨臣春天般温暖的怀抱中变成了一柄寒光四射得有些夸张的弯刀。

解雨臣看见吴邪身上戴着个背式枪套,一左一右两把手枪,难为他上课戴着这几个玩意这么久没被发现,解雨臣开始同情起吴邪的那一帮子学生。

他憋笑道:“吴邪我真是看不出来你……”看不出来你在张起灵面前这么怂。

关根,不现在应该是吴邪了,吴邪明显会错了意,比起面对张起灵时的怂,他更在意另一件事。他深吸一口气,说:“拜托,大佬,不是我想在张起灵面前装逼,我也不想穿风衣的好吗。”都他妈是是你女朋友逼的,吴邪想,万恶的情侣狗。

非常规案件调查处的外勤人员基本上都有属于自己的武器。这东西说起来玄乎,准确的说它们并没有真实的形态,更像是由人的精神转化而来的能量,或者可能根本不存在与这个三维的空间内,被某种方式——吴邪没研究过这方面的事情,转化为具有真实形态的武器。武器当然是不好直接暴露在普通人眼皮底下的,这确实给外勤带来很大的麻烦,这些“武器”可以转化它们的形态,但不可能跟随主人的思想随意转化。霍秀秀在吴邪来之前偷偷搞了点小动作,把他的“武器”,那把刀的另一形态设置为一件散发着强烈“快来看我装逼啊老子就是深沉文艺高富帅”气息的风衣。

吴邪假装不知道她这样做的目的。

解雨臣清了清嗓子,憋住了他的笑,说:“我没说你要装逼啊。”

吴邪:“……”

吴邪说:“呵呵。”

解雨臣道:“不要这么客气啊,来来来坐下来说,上班第一天怎么准备的这么夸张啊?”

解雨臣道:“以前没看出你这么怕他啊?”

解雨臣道:“我前几天还在电话里听见你嚷嚷魂器都不用就KO张起灵呢。”

魂器就是那些“武器”。

解雨臣又道:“吴邪大佬,你准备这么久,最后不会是什么都没做吗?”

吴邪走到他旁边坐下,一言不发地抽起烟,当自己屁话没说过。

解雨臣将他的沉默视为无言以对,他盯了吴邪一会儿,很有趣似的大笑起来。

“他娘的是又怎样?”吴邪怒摔烟灰缸,“你丫就是想笑老子是吧?!”

解雨臣说:“哪能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傻逼!”

吴邪显然已经淡定,其实事实上他并不在乎解雨臣笑点骤然变低这个事实,毕竟恋爱中的人都不太正常。于是他又抽了一口烟,把滚烫的烟灰抖落在解雨臣的手上。

他继续深沉地说:“其实我觉得张起灵应该交给黑眼镜来处理。”

解雨臣冷笑一声,抖动的玉手让人忍不住动情地唱起“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他把烟灰弄到垃圾桶里,顺带狠狠踩了吴邪一脚:“我记得你上次才把那个叶什么的推给他。”

吴邪说:“那病原体编号一连串6,一看就是大佬,我伺候不起。”

“病原体?”解雨臣挑眉,“他不是‘猎人’吗?”

“上头是这样说的,搞不好是张起灵2号。”

两人总算陷入短暂的沉默,谁都没有心思去插科打诨。良久吴邪掐灭剩下的烟丢进垃圾桶,他掐了掐眉心,道:“没想到他竟然会变成这样……我这次想快点解决。”

解雨臣看着他有些欲言又止,一会儿后叹了口气:“九门让你出这个任务,我觉得有欠考虑,又听说是你自己申请……我不清楚你下一步要怎么走,但是好自为之,不要感情用事。”虽然他觉得吴邪这个申请就已经在感情用事了。

吴邪点点头,看上去根本没听见去,满脸“再来一根烟”的烦躁。他叫住准备回房间的解雨臣:“对了,那个叫黎簇的学生,你有印象吧?”

——————————————————————————————

我对改文这事情真是情有独钟……前面实在是写太烂了,只能稍微补救一下……同学们,我们高考后见……

占个tag,放篇年代久远文笔巨烂的脑洞出来诈尸一下。

是我……吐血身亡

镜反流陌:

让我

痛快地

狗带吧……(躺)

摸鱼专用小萝莉:

QAQQQ全中。
我为什么不学画画!啊不说了我先去赶作业TAT

流火熒惑。:

全中orz

总在最忙时最浪,
想文图双修然而手残,
明明污得飞起想写肉又有心无力,
为了写一情节操心痛苦得直接写段子。

(生无可恋.jpg

流云奔壑:

除了最后一条其他都正中靶心😂最常想的就是我到底是为什么不学画画


西唐:

每一个……画不来有个卵用

绣毫。:

我………最后一个简直感同身受………

番茄凛之助:

是我(手动再见

夏紀ちゃん:

是我🌝我现在憋一篇跟要了我的命似的

晚安的自嗨地:

是我…手动拜拜……然而我会画也没卵用……画不出来

    
    

唔好仲意你哇:

天呐好想把这几张图置顶

图自微博见水印侵删!!!

不知道要不要填坑……明天就开学了……

这是一首有很多个爸爸的歌……真的不去听一下吗?B站地址AV3901015。很好听……很燃……中间的吟唱和rap简直帅的no more me……除了这首以外其他三首也很好听哦

偷偷放一下歌词

虚拟神明
歌词:
黎明前回响雷声
空气中躁动在发生
逼近冰冷的体温
指引觉醒的生存
用战争
宣告神明的忿恨
初生只为虚拟忠诚
脑海充斥因果指针
一切血肉都是污秽可能
清除 清除 把肮脏击杀
Retry or Fail
枪声划过的早成
太阳在乌云背后 慢慢上升
擦破皮肤的风异常冷
最后战线上人们躲在
崩塌的战壕
用最后气息默念祷文

水泥丛林的路灯
闪烁照亮惊恐眼神
躲避尖锐的残忍
渗透混沌的烟尘
让战火
刻画自己的身份
生命滑座虚无灰尘
血色不过虚伪象征
所有 尽头是孤独的牺牲
毁灭 毁灭
把寄生毁灭
Retry or Fail
无处可退的战争
灵魂在冷漠之下
悄悄沉沦
略过耳边的血特别真
末日壁垒上有人还在
纷飞战火中
为无名信仰翻滚

世上总是有盲目的人们
向虚拟供奉着虔诚
祈求在下个捕猎时分能
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活着
被丢弃的温存 踩踏在地的自尊
是不是人类都只能够这样生存
为什么而笑
为什么哭嚎
在暗中只能实现 就是这芸芸的众生

整个世界响起警报红色的信号灯
还是无法叫醒沉睡的人们
雷声不断怒吼 大地不断摇晃
在颤抖 颤抖
忘记还能战斗
不 从来没有你们所想的万能神
只有 用我手上的刀去把未来的路延伸
不管迷雾后 在等我的是什么
不停战争 我就是自己的神

Retry or Fail
无处可退的战争
灵魂在冷漠之下
悄悄沉沦
略过耳边的血特别真
末日壁垒上有人还在
纷飞战火中
用最后力量宣誓忠诚

浮 纪念第一百天

2015.08.17  00:36

    徐磊看着微博上的那个小框,里面写着“分享新鲜事……”一排字。他把手放在笔电的键盘上,胡乱的打出一排乱码,然后删掉,想了想觉得还是有什么东西应该说一声,于是打上一行字。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然后他点了发送。

    关上笔电,他按了按太阳穴,疲惫的神色终于露出来。他长出了一口气。

    结束了吗?

    值不值得呢?

    脑子里一瞬间闪过很多画面,风雨交加的夜晚,女人苍老的声音,坐在家门口一边码字一边怕得要死,老家里厚厚的一沓手稿。

    最后走马灯似的画面停了下来,最后的景象不是风雪长白不是西湖小巷,那是十几年前的一个夏天,高高瘦瘦的清秀少年站在地上的一块水洼前低着头。他走过去问他:你在看什么?

    前者沉默了很久,久到他以为他是不想回答这句话或者根本没有听到的时候,少年突然看了他一眼,目光清清亮亮的。

    他说:“在看水里倒映出来的云,多漂亮。”

    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也许就是。

    徐磊抬起头看向窗外,没有蓝天白云,但是漫天的繁星点缀在深蓝色的犹如丝绒一般的夜空中,仿佛就在他身边,美得让人忍不住落泪。

    还是值得的。他突然这样想,不管怎样终于走过来了。

    何其有幸。何其有幸能够拥有这些岁月。


————————————————————————————

    应该是贺文吧。。。。纪念盗笔完结第一百天的。

    原谅我心情不太好导致文笔这么差,但这个就是我想说的了。

    私自改了一些东西,不要介意。


没啥事就是想发泄。

我晚上还得认真晚修啊。

出于某种少女情怀总是诗的缘故,吃饭的时候被同学八卦说“我发现你男神跟XX网红走挺近玩得挺high的哈而且我觉得他是那种外貌协会啊balabala”最后总结陈词“我觉得你还是算了吧”。而且这个同学看人还谜之准确。。。

好吧然后我当然就心卵痛了咯。

虽然说要眼见为实啊。但好像……她也没说错。

然后就伐开心了。

骚年啊你是要闹哪样,之前不是语气坚定地解释自己不是那种“和女生黏在一起的人”吗?而且我那时还根本没往那处想啊……现在一看还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我艹

不是吧。

噫那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然而一个外貌协会关系不太可能跟我那么好吧……

哦那人家就是只把我当朋友所以我自己想多了咯。

嘁。

就是不爽。

好了总之就是找了一个不高兴的借口目的是不更文。

我卡文了,

就是不想更。

忙到狗带。

我想吃蛋挞。

伐开心。

【韩叶】流光 1—2说来话长我就不说了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出兴欣网吧兼旅店,韩文清往前跨了两大步和叶修并肩走着,叶修轻笑一声低下头,韩文清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他们转过一个弯,叶修站在一家沙县小吃的前面,热气蒸腾着弥漫过来,里面坐着一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除此之外就是个别懒得自己做饭的宅男宅女。韩文清觉得自己在宅男们的身上看到了叶修的影子。

    他觉得有些不太妙。

    叶修非常干脆地拣了个空位坐下来,顺带招呼着韩文清也坐:“站着干嘛?赶紧坐啊,等会儿没空位了,这里生意很好的!”一边转头和店里的阿姨喊话,“小伙子还是昨天的啊!”,“一样一样!”

    完了转头看向韩文清,后者就道:“和你一样。”

    然后叶修又把头转了回去:“来两份。”

    韩文清没等东西上来就开始审问:“过去一年半你为什么失踪?你一直呆在兴欣网吧?为什么你的名字变成了叶修?上头在全联盟下了你的通缉令你是知道的吧?过去一年半猎魔人最紧要的事情反倒成了搜捕叶秋……你一点音讯都没有,最后两个月通缉撤回……”我还以为你死了。

    韩文清顿了顿:“你在搞什么?”

    叶修心说你是黄少天附体了么?他的小笼包刚刚上来,他小心地用筷子夹起一个,送到嘴边咬一个小口吸去里面的汤汁,才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韩文清严肃地看着他。

    “我就不说了。”

   韩文清脸色一沉。

    “什么表情啊你这是……我又没偷你钱包。”叶修一脸嫌弃,手摸到口袋里掏出钱包放在桌面上,往韩文清那里移了移:“给你给你,别生气了哈。”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冲动是魔鬼。

    唐柔有些崩溃。

    她清晨的时候起来跑步,兴欣网吧的后面再过一条街是一片上了年头的老式平房。平房区内莫名其妙的形成了各种曲折狭窄的小巷,极容易走失,平时也只有上了年龄的老人居住在这里,和这篇陈旧的平房一起被城市遗忘。白色的外墙只在不知多少年前装修的时候粉上了白漆,多年的风吹雨打之后白墙发了霉染上了青苔,在往上是斑驳的大块小块的灰色,形成各种奇异的模样,看上去像是封印了某种禁密而诡异的故事,上个世纪幽怨艳丽的女鬼出没于此,或许就在某个灰蒙蒙的清晨黄昏或者只有一点昏暗光线的静谧午夜,她会穿着青色的齐逼小旗袍(……),有着黑幽幽的眸子和红艳的蔻丹指甲,诡异的笑容和凄艳的故事……

    这是兴欣的老板娘陈果对此地的绮丽幻想,而唐柔曰:“呵呵哒。”

    但是现在她觉得这说不定是真的。她心血来潮地换了个新地方跑步,准备回去的时候发现……卧槽回不去了。

    她在小巷里面绕着,转了一个弯往前走,发现还有一个弯,再往前走,还有一个弯……期间平房与平房之间有一些非常狭窄的间隙,狭窄到她得侧着身体才过得去,然而过去之后……和对面一模一样。

    这是一个镜面。

    唐柔在里面绕了十五分钟后英明地发现这里绝逼有问题,她素来不信鬼神之说,而与陈果叶修一类人呆了个一年半载之后,她也不是不清楚自己遇到了什么。

    她抬起头,平房小小的窗口里黑幽幽一片,铁做的窗架子生了锈像是监狱。

    面前是与所处平房区的格调截然不同的雕花木门,只是老旧得不行。唐柔试着推了推,门吱呀一声向后开了,多年禁锢的空气携着屋内的灰尘扑面而来。她皱了皱眉,一股子陈旧潮湿的味儿。

    唐柔的手中不知何时现出玫瑰色渐变到红色的流动的光,流光在她手中缠绕,汇聚成了一支红色的长矛,只是看上去比起真实的兵器,总有一种有些虚弱的感觉。

    火舞流炎。

    唐柔跨过门槛走进屋内。

    热气缭绕中,两个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叶修吃得很欢。

    韩文清口袋里有什么东西滴滴地响了几声,叶修在桌子底下踢了踢他的腿:“你手机响了。”

    韩文清掏出一个小小的罗盘,用来感应梦魇念灵一类的物质,上头站着一个机械小人,手指向叶修身后,神似肖时钦。

    叶修:“……”

    韩文清:“后面是哪里?”

    叶修:“厨房?”

    韩文清 :“……再往后。”

    叶修:“唔……是一片平房。唐柔好像去那里晨跑了。”

  

    然后他跑了出去。

    韩文清:……唐柔是谁?

想买迷野大大的《去日苦多》,但是没钱又没有支付宝,非常难过。加之下个星期期中考,心情非常压抑,不能好好的写吐槽文。
所以今天不更。

【瓶邪】电荷守恒定律 1—2

  1—2  电场强度与电势差 


正如每部总裁文里的男主都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质,吴邪在很快的时间内也达到了走到哪哪就开启“大哥你说啥就是啥,大哥是闰土我是猹”模式,也没领导管管,非常过分(什么鬼)。


    也正如每部总裁文里都有一个“别以为你有钱就能践踏我的尊严!”死活不按常理出牌的奇葩傻白甜一样,冰清玉洁冰雪聪明高贵冷艳•真•学霸•物理课代表•kylin•Zhang同学,(对,人家就是这么高大上,是kylin不是起灵,——来自高二(6)班同人女客户端)也从来都傲骨铮铮,从来都视真•实力装X•有文化的黑社会•班主任•关根的名字前面一堆前缀为无物。人家该怎样还是怎样,该吃吃该拉拉(有病啊),该面瘫面瘫,“渣男!别以为你会装X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真他妈够了!)(——来自(6)班同人女客户端)。


    没错,学霸张就是物理课代表,真的好巧呢,怎么会这么巧呢?(6)班同人女们邪魅一笑说,这是缘分。

然而当事人对于这个缘分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们依旧做着自己该做的事,装着各自的逼。只是他们自己心里想着什么就不是6班众人知道的了。

譬如第一天下班之后关根以光速回到他和好闺密(划掉)竹马竹马的公寓,他踹开房门,解雨臣翘着腿歪在沙发上,看着他挑了挑眉:“你有病啊,上个课穿什么风衣。”


    关根狠狠地说:“你懂个屁。”

   

    然后他潇洒地脱下风衣,把衣服砸到解雨臣怀里。


    没错是砸。


    解雨臣愣了愣:“我怎么觉得它沉甸甸的呢?”


    关根冷笑一声从后背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大白狗腿。:“那也不是因为里面满满的都是爱。”


    解雨臣从风衣内层里面掏出了两只手枪。


    他又愣了愣说:“吴邪你至于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关根,不对现在应该是吴邪了,吴邪横眉冷对一夫笑:“我看到02200059了。”


    解雨臣缓了缓说:“哦。”然后他继续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够了他看着面无表情的吴邪说:“就是那个张起灵?至于吗?”


    “嗯。”吴邪深沉地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出了一身冷汗,我太紧张了。”


    “然而?”


    “并没有必要这么紧张。我虽然看不透丫的实力有多大,但他情况其实稳定得有些异常。”


    “我没问你这个,我是说,你准备了这么多,但是什么都没有做?”


    “他娘的是又怎样?你丫就是想笑老子是吧?!”


    解雨臣说:“哪能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傻逼!”


    吴邪显然已经淡定,其实事实上他并不在乎解雨臣笑点骤然变低这个事实,毕竟恋爱中的人都不太正常。于是他又抽了一口烟,把滚烫的烟灰抖落在解雨臣的手

上。


    他继续深沉地说:“其实我觉得张起灵应该交给黑眼镜来处理。”


    解雨臣冷笑一声,抖动的玉手让人忍不住动情地唱起“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他把烟灰弄到垃圾桶里,顺带狠狠踩了吴邪一脚:“我记得你上次才把那个叶什么的推给他。”


    “是编号66666,听编号就知道是个非常叼逼的存在,真心不适合我。”吴邪纠正他。


    扯完皮后两个人陷入短暂的沉默,解雨臣看着吴邪有些欲言又止,一会儿后叹了口气莫名其妙地来了句“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自己好自为之。”


    吴邪闷头抽烟,把烟头碾碎在烟灰缸里的时候突然开口叫住准备回房间的解雨臣:“对了,那个叫黎簇的学生,你有印象吧?”


——————————————————

老叶其实有在闺密们的谈话中出场的吼吼吼吼,我总觉得我在剧透另外一篇韩叶同人。。。

好了就先码这么一点,困死了π_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