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是个人

人为吴邪,我为西湖糖醋鱼

【八】我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备胎

真的很难听,好吧,一个大男生掐着嗓子发嗲,怎么可能会好听。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但是很好笑也是真的。
至少这首歌搞得当时一点悲伤的气氛都没有了。
那我是真的哭不出来了。
青辰说听完了吧?听完我设成私密了。
我说:我本来想哭的,好不容易憋了一天,现在哭不出来了,都是你的错。
青辰说:行吧,都是我的错,你不哭就行啦。
青辰:我还哄了你一天,早知道一开始就放杀器。

我问他怎么就唱了这首歌,他说是好久以前打赌输了唱的,后面本来想删,但是想想也算是一段经历,就留了没删。
他:没想到日后真的能派上用场。
我说那谢谢你啦。

后面他把我拉进他亲友群,亲友群有个妖丐姐,说为什么青辰不怼我,按理来说他不应该见谁怼谁吗?
后面接着几个人也说是啊,怎么感觉不是很对劲。
青辰说我哪里见谁怼谁了!那个XXX,是你先开始怼我的好吧!
其实他对我也就客气了那开头几天。

情缘这件事来得非常突然,当时我和部长一人抱一部电脑坐在奶茶店写企划书。
青辰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我说你有屁快放,他说噗噗噗噗。
毕竟顶头上司坐在旁边,我不好骂人,
所以我把电话挂了。
他在Q上找我:你为什么突然挂电话?
我:你觉得呢?
他:呵呵。
我:打电话过来到底什么事?
他:骚扰你。
我:你变态吧?
我:我看出来了,你本质上只是暗恋我。暗恋我就直说。
我:我不会答应的。
他:我喜欢你。

我:???
他:很喜欢你
他:是说真的
我有点点慌

我:你又发什么骚
他:我没有啊
他:我一直很喜欢你啊
他:现在超级想你
我:???????

他:做我情缘吧。
我在部长对面倒抽一口气喊了一声卧槽。
部长说:“你干嘛?”
我说:“没事,刚刚界面跳出涩情广告了。”
我觉得这应该只是一个玩笑。
所以我说:好吧,我很感动,嘤嘤嘤扣诶扣
我:我答应了。

他:?你别是在骗我的吧
我:?到底谁在骗谁?
他:我说真的,没骗你。
我彻底懵了。

【七】我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备胎


我找借口下线溜了。
青辰戳我,问你不是打22么。
我说有大事。
他问什么大事。
我说:胎哥跟我表白。
青辰说:???
我:嗯。
青辰:所以你下线遁了吗。
我:我在斟酌呢。
青辰:你还要斟酌什么?
青辰:哦。

胎哥是个聪明人。
他没有再直说什么,只是偶尔撩我一下,后面也干脆就和我绑定日常jjc。
温水煮青蛙,套路我都懂。
我懒得管他,任由他去。
青辰问我你俩现在怎样。
我说:情缘了呗。
他:woc?
他:你竟然不爱我了。
我:我早就不爱你了。
他没再说话。

过了两个小时他又说:菜鸡,你他妈真的假的?
我说:假的。
青辰:????
他:我cnm
我:没事干嘛操我妈,你有病?
他:我是有病啊。
他:你是第一天知道?
他:还是你传染的。
我发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给他。

师父问到我和青辰的事情。
我没拜他为师过,叫他师父是因为我实在想不到应该给他起什么外号。
但是他也是确确实实教过我手法。
他问我和青辰的事情的时候,我已经和他死情缘有一段时间了。
至于是多久我不记得,好像也有小半年了。
我说我早就死情缘了,你真是一点都不关心我。
他说这不是转服了又忙嘛。
他说那我看朋友圈,为什么你俩还有联系。
他说都死情缘了,果断一点吧,还联系什么。
我说不行,找其他人打策藏没有和他打那么舒服。
师父说:……
我其实是在放屁。打策藏就是那个套路,默契是可以练出来的。
我只是单纯比较喜欢和他打。

师父又说:你俩当时怎么在一起的,来吧,来讲,我愿意做你的倾听者。
丫一个电话打过来。
我接电话,说可以,我说我的,说完之后你把你被挖墙脚的事情说出来也让我快乐一下。
师父忍痛说好吧好吧。
我和青辰是在插旗的时候认识的。
如果真的可以重来,或者说,如果我能预料到以后的一切,我绝对,绝对不会在那天找他插旗。
再往前推一点,我那天不应该去成都,再再往前推,我就不应该玩这个狗 日的游戏。
为了杜绝遇到他。
成都那么多人,台阶上炫富的,台阶下挂机卖艺蹲二少的,到处插旗的。
那么多人,我怎么就偏偏把鼠标移到了他身上。

我当时确实小白。和他打了好几次,一直被血虐。
青辰又点我插旗。
我密聊他说,不打了,好气。
他说:?
我说:老是输,不想打,去22吗
他:……
他:行吧。

上yy,开麦,他说你知不知道你的控制都打我解控上了。
我说:啊?
他:卧槽?女的?
他说:你有没有下载插件?会不会看buff?
我说:我会的......吧
他:......完了,碰到个傻的。
我说:我下载了,就是有时候会忘了看而已。
他说你何止是有时。
我找借口,那是因为我今天心情不好。
他说:啊?你怎么了?
我说:我死情缘了。
他沉默了一下,不知道是一时间想不到词客套客套安慰我,还是觉得我死了情缘还找人插旗jjc心太大。

死情缘其实就是个借口,直到现在我还是有偶尔把控制打免控上的毛病。
不为别的,就是手贱。
但是死情缘这件事,是真的。
死情缘的对象是个惊羽,炮哥,真渣男。
我不想多提这个渣滓,只是从那以后我看到炮哥就眼睛痛。
我和青辰打了一两个小时。
当时他的态度还算良好——可能是不敢刺激到我刚刚死了情缘的神经。他称呼我为小姐姐,我称呼他为“内个天策”。
那其实是我第一次组排策藏,但是配合得很稳,打了几次之后基本上他刚开口我就知道要怎么配合。
我们以方便以后再约jjc为由搞到了对方的联系方式。
死情缘不可能不难过的,我又不是木头。
只是可能比较迟钝,下了线才慢慢觉出味来。
青辰心有灵犀找上我。
我立刻把他当成了树洞。
我难过的情绪保持到晚上他放了大招的时候。
他说我给你听个东西,赶紧听完,听完我要再设成私密。
我说:?
他说等等。
过了一会儿他发了个全民K歌的链接。
歌是帮主夫人。
我:......

【六】我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备胎

奶毒妹子偶尔喊我大战日常jjc。
她告诉我一开始以为我俩是一对的。
因为ID。
那是一部修仙小说里两主角的名字,我告诉她那个名字的用意在于表达我俩都是神仙,jjc从气势上就无敌了。
神仙策藏。
本来当时的梦想是再来一个奶秀也起这个小说里的名字,但是奶秀找不到,我们的梦想就夭折了。
奶毒说哈哈哈哈我知道,他也是这样说的。
我说要不你也改一个?
奶毒拒绝了。

520那天青辰猛戳我,发了一堆烟花截图过来。
我给他气死,说要上线加仇杀。
上线发现他在明教。
仇杀个鸡儿。
青辰这个人倒是很自觉的一个组队申请发过来,我进去一看两对情侣,我一只鸡在边上黄灿灿的发光。
我总不可能一杆大旗插在人烟花中间吧。
青辰说,我们去打五五吧?
我:……
傻逼才和情侣jjc
我借口说有人约我22,溜了
青辰说五二零还有人约你打22?我不信,谁?
我说胎哥。
他说那行吧。

我去喊胎哥22。
胎哥答应了。
胎哥散排已经看到了很多情侣名。
想必有一点受折磨。
对面有一个气纯,背着夜话白鹭。
我说,胎哥,锤他。看到没有,他身上有你最喜欢的夜话白鹭,俗话说得好,得不到的就毁灭它,虽然你毁灭不了夜话,但是你可以毁灭他的气场。
胎哥说,谁跟你说我最喜欢夜话白鹭了?
我说:啊?
胎哥:我最喜欢你啊
我一个醉月打在生太极里的气纯身上。
我说:巧了,我也最喜欢我自己。

胎哥没有说话。
这一把我们打得沉默而尴尬。
气纯被胎哥骚扰到疯掉,我们顶着对面的奶妈把气纯给杀了,奶妈没退,于是我们又沉默地狠狠揍了一顿奶妈。
退出jjc。
胎哥说菜啊鸡大帅,醉月打免控上打了好几次。
我说呵呵。

我说,有时候真的想a。
胎哥说,怎么说。
我很煽情,我说可能a了之后就可以彻底跟所有屁事说886了。
胎哥说,也许你可以考虑重新开始新的故事。
我说不了不了,怂。

【五】我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备胎

胎哥约我晚上jjc。
五一我把作业搞定得差不多,晚上的选修课可以直接翘,我犹豫了一下回他ok。
胎哥是一个还算犀利的老胎。
我认识他是在招募。
这是我最红的一次。
我当时说,22来个dps刷币,不暴毙就行。
胎哥密我,气纯要吗。
其实我想要一个外功,但是气纯贵在他是爹。
我快乐地拉他进组了。
胎哥是个青盒子老白发的道长(什么搭配),他用气纯心法和我假惺惺打了几把,我一次镇山河都没有吃到过,还经常听到他说什么,“我接大道”,“我人剑他”,“不好意思口误”这一类的台词。
胎哥手法平平。
过了一会儿胎哥说,其实我比较会玩剑纯一点,就是剑纯装分有点低,你不介意吧。
我说不介意,刷币而已。
胎哥切心法。
胎哥脱胎换骨。
胎哥的话都变多了,他说其实自己是回归玩家,买号的时候挑了一个装分不错有老白发青盒子的号,结果没留意发现买错了,买回来发现是个气纯。
我服了。

剑藏打起来还是很舒服,于是我们快乐地交流了联系方式。
胎哥是墨道烟雨的粉,觉得他又gay又犀利,是剑纯中的剑纯。
我觉得还行。
胎哥每周必刷一次夜话白鹭,我闲得无聊,让他刷的时候叫上我。
然后我们就熟悉了。

Jjc上的剑纯永远有一种充满魅力的稳重,很可惜我没把我们的jjc对话录下来。
基本上是这样的。
我:奶妈!奶妈我要凉了我片玉出了奶妈救我!!
我:妈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我:啊啊啊啊啊!!
奶妈:你在哪你不要乱跑!
胎哥:没事的……你不要绕柱!片玉没出……我控住了,过来打
或者
我:胎哥你要死了!!!我风吹荷一下!!!
胎哥:不用,我九转
或者
我:胎哥我片玉真的出了!!!!
胎哥:我下行天道你站里面
我:噢
双线血崩
我:我去拼一下会心?
胎哥:回来!
我:?
胎哥:回来绕柱

Jjc外的胎哥永远在突然有情商和直男到爆炸中间徘徊。
我:我刚刚看到一句话,说藏剑是藏起来的剑纯。我觉得说得很有道理,唉。
胎哥:别这样说,其实藏剑打剑纯还是可以的。
我:......
胎哥:?
我:你说的有理。胎哥的师父是个奶花,胸大貌美,比我还会尖叫。
我和他们快乐33,无痛上段。
不知道为什么和我jjc的奶妈总是走得这么早,完了我去做门派日常,胎哥跟着跑过来站在西湖边的船上挂机。
我说胎哥来来来截图。
他站在那也不点掉蛋壳。
我说胎哥把你坐忘点掉。
他说不,点掉蛋壳他不配做纯阳。
我???
我说这样你的脸都会扭曲的。
胎哥说:求我啊~
我受到了惊吓。

我:我一脚把你踹进西湖里
我:[峰插云景][峰插云景][峰插云景]懂?
胎哥:?
胎哥退队。
胎哥:今日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我:请赐教!
我一个大宝剑把他从船上推了下去。

我们激烈地在水里打了起来。
刀光剑影,惊心动魄。
胎哥在水里跑得很快,快得好像一个上马的天策。
我很不解,我虎跑都黏不上他。
我神思恍惚,这还是剑纯吗?
我一抬头看到他头像下的buff
飞鱼丸。
……

胎哥说当年在还用藏剑在南屏山玩野外的时候就这么玩,磕了飞鱼丸无敌了。
胎哥:陪我劫镖,去吗?
我:你?剑纯?劫镖?
他:你看不起剑纯劫镖?
我:看不起。

【四】我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备胎

奶毒果然被他撩到手了。
我画工程制图画得腰酸背痛,玩了一下手机,刷到奶毒发了游戏截图,烟花和系统公告,青辰顺手转发,换了情头。

不是所有军爷都容易撩到绑定奶,但是青辰这种,只要他愿意,确实很容易。

我私聊戳了一下他。
他回了一个👀
我说情缘了?
他说嗯。
我说666
他没回我。

过了一会儿我又戳他,大哥,详细描述一下过程嘛。
无聊,我想听八卦。
情缘过程真的很传统了,奶毒喊他上号jjc,打策霸毒。奶妈主动找上来,不打是不可能的。
他立刻上号。
完了奶毒和霸刀都在明教三生树。(我插嘴:又是三生树)
奶毒在YY说我们在截图,你来三生树吧。
他说不了,我在成都等。
奶毒说你过来嘛!我还没有和你截过图。
他就过去了。
奶毒说咳咳那个什么......
青辰说,啥?
奶毒落地一个真橙之心。
奶毒:你,你懂我意思吧?
青辰秒懂,喊他上来是为了求情缘的,YY里刀萝妹子是拿来壮胆的。根本没有什么jjc,都是骗人的。
青辰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既然你都放烟花了,唉,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吧,要是我不答应,这个剑网3找不到别的人要你了。”
青辰:“我真是个大善人。”
奶毒憋着笑说你什么意思啊,滚开啦。

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搞笑,边笑边鼓掌,鼓完掌意识到没人听到。
我想了想对他说,你怎么一点新意都没有。
他说,?怎么说
我说,你是不是对你每任情缘都说过这句话。
他:有吗?
我:其他不记得,不过反正你之前也对我这样说过。
他说:......
他:= =

他和奶毒情缘对我和他的关系没有造成太大影响,该怎样还是怎样。奶毒是个喜欢分享自己生活的姑娘,时常会发一些聊天记录之类的东西。然后一堆人喊秀恩爱滚啦,奶毒在评论一个个颜文字卖萌回复过去。我看着觉得好玩,偶尔会发一个#滑稽。
青辰依然会莫名其妙好几个电话打过来,就为了没事找我互怼,有时候一扯淡就是一两个小时。
我替他心疼话费。
我说你找我干什么,你没有情缘吗?
他说我能骂你,我能骂她吗?
我说你有病,滚。

【三】我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备胎

招募是不可能招募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招募的,用青辰的话说,我俩千年难遇小黑手,招募来的奶妈连我都能单杀。
话是大实话。
但是我能单杀怎么了,看不起藏剑打奶?
呵。
然后我们就去打22。
边打边吵。
吵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他说:怎么办,你怎么能这么菜。
我说:我又怎么菜了
他:你就是菜
我:谁和菜鸡打架开山虎都打不过的。
他:菜鸡
我:菜鸡反弹反弹!
他:......你是弱智吧

我说下一把不吵了好吧。
青辰说行,不吵就不吵,不是你先开口我愿意和你吵?
我说实事求是,是你先插旗开山虎的。
青辰说你鸟叫也没点掉buff。
我说我是嫌麻烦,点就点,点了你也打不赢,我不在乎那点会心。
青辰说那就来打啊。
我说出来,空地上打。
青辰说打个屁进jjc了,彩笔藏剑就是彩笔不要吵了。
我说你才彩笔啊,有胆说没胆跟我打。
青辰说就你不就今天赢了我吗!
我说你放屁!
青辰说:噗......
我:闭嘴!
青辰说这把毒经小我给你搞毒经好吧,我能单杀,杀完毒经我还能再杀一个,我一打二,你看我秀。
我说那你上吧。
玉泉虎跑去锤毒经,过去之后看到他被唐门打成残血。
我:哇,真牛逼。
青辰:......
最后我绕柱杀了惊羽。
我:我说了吧,你根本不配和我打策藏……
青辰:能不能闭嘴了

晚饭后洗了个碗,青辰又是一个电话打过来。
我有点烦他,挂断电话,QQ问他什么事。
他说接电话!
又打过来。
我要是不接估计打个没完,想了想还是接了。
完了他没事,在那边双黑LOL。
我服了。
我说你双黑干嘛跟我连麦?有病病?
他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说:“因为......我是你爸爸。”
我懒得理他。
他说:“菜鸡,菜鸡你怎么不说话?哎你别生气,不是,说事实呢,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又说:“菜鸡菜鸡,你在干嘛。”
我说:“我在跟我儿子说话。”
说着开游戏排22。
我真是想不通为什么玩剑网3的要和打lol的人连麦。
我在这边说:“操,对面苍云和尚。”
他在那边说:“去打大龙吧。”
我说:“奶妈暴毙66666”
他说:“哈哈哈哈哈那个傻逼0-7好意思说我菜。”
好像沟通完全没有问题的样子。

打了一会儿我关麦去看剧。
他一条信息发过来:开麦。
我说我看剧干嘛开麦。
他说因为我是你爸爸!开麦!
我:......
我和他的聊天真的很没营养,小学鸡互喷。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喷这么来劲。
其实我是真的对和他互喷这件事没兴趣的。
真的,是他先开始的,每次都是。

不知道为什么,我和他从一开始认识就好像很熟(这也有可能是他本人自来熟),但是到现在我们都有一种很奇怪的默契,当话题走向更深层次的事情时,两个人都会下意识回避。
好像并不是很愿意接触到更加真实的彼此。

但是这个不妨碍我对他有意思。

【二】我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备胎

地图排进去,天山碎冰谷,还行,打不过能跑,奶妈跑不动给探梅跑。
我开麦,说奶妈没解控就喊探,不行我们就退一波。习惯开场打奶,可能没什么精力看你,有事一定要说。
奶毒很惊讶,说你竟然是小姐姐?你是小姐姐吗?我没听错吧?
我说嗯,我是女的。
青辰抓紧一切机会在奶毒面前损我,说洛洛,我跟你说这个藏剑她就是个变态,玩二少装汉子撩妹,超级坏。
奶毒,也就是洛洛,回他说我才不信你呢,而且我就喜欢小姐姐这样的二少,她比你帅多了。
我清了清嗓子,说好了好了开打了。
青辰说这把稳得很,对面奶妈开场就要死好吧,死不了我吃shi。
我说哦。
青辰说我挂霹雳了!操,我霹雳呢?
青辰:完了我没洗。
我:……
奶妈还是死了。
没洗霹雳当然也能打,其实没什么大问题。
但是他自己都说了忘记洗,语气好像失误了一样,哪怕这个失误只有一丁点大,我也要放大一万倍把他怼到地里面。
我:奶妈死了和你有关系吗?
我:屁关系没有。
我:说实话吧,其实我和你打策藏只是要个减疗而已,真的,没有减疗你什么都不是。
我:你不配跟我打策藏
我:彩笔。
青辰:操!我就问没我踩住你能杀奶妈?
青辰:过分了啊!
青辰:说得好像你没有带错pve奇穴进过jjc一样
青辰:不知道哪个傻逼还洗松舍问霞,流批,鬼才jjc选手。
我:……
奶毒:你们吵完了吗,我去倒杯水,吵够了就排吧。
奶毒说她脸黑,其实她太客气了,没见过真的脸黑的。让我排,秃螺剑丐气明双冰心,一个没落下。
我和青辰打得惊险,输赢勉强保持55开。
奶毒也确实不错,至少能撑到我们杀了对面奶妈来给她分压。
第三次遇到秃螺,青辰终于疯了,说你他吗怎么能黑成这样。
我说我多黑你不清楚吗?嫌我黑别让我排啊。
青辰说我不排我懒。
我说彩笔滚啊,你怎么还没懒死。
他说信不信我摔死你。
然后轻功把我带起来飞到天上。
我在天上冷笑,摔啊,摔了没探梅,辣鸡天策打不死我就只能摔了。
他说没有就没有!本来探梅也没怎么给过他,没有探梅奶妈还能给解控。对吧洛洛?
奶毒笑,那可不好说。
青辰只好忍辱负重地安稳降落在成都的地板上,去排33了。
其实但凡是个人都比我红,我黑到精炼装备成功率95%都能失败,换他来排轻松多了。
青辰和我打了不记得多少场jjc,好了伤疤忘了痛,次次都要我排,每打一次就要闹一次。
他也不嫌累。
我也乐得陪他闹。
又打了一会儿奶毒要下线,青辰唉声叹气,说你走了我们可怎么办啊,没有奶妈了啊啊啊啊啊啊
奶毒轻飘飘地说,我建议你去撩一个绑定奶。
青辰说这不是撩不到吗扣诶扣。
奶毒说军爷会撩不到绑定奶?不可能。
青辰反问,不可能为什么你不是我的绑定奶。
奶毒说QwQ。
奶毒下线。

【一】我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备胎

如果真的可以重来,或者说,如果我能预料到以后的一切,我绝对,绝对不会在那天找他插旗。
再往前推一点,我那天不应该去成都,再再往前推,我就不应该玩这个狗 日的游戏。
为了杜绝遇到他。
成都那么多人,台阶上炫富的,台阶下挂机卖艺蹲二少的,到处插旗的。
那么多人,我怎么就偏偏把鼠标移到了他身上。

放了假,人的作息时间混乱颠倒得不行。
下午四点才昏昏沉沉睡了个午觉,有人打电话过来,我从枕头下摸出手机,青辰在电话那边唧唧歪歪,说快上线,打策藏。
我:“……我在睡觉”
他那边是在网咖,声音有点嘈杂,隔着网线用很嫌弃的语气说,我靠,你他妈的是猪吗这个点睡觉。
又喊:“快起来快起来,我找到奶妈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奶妈要是跑了都是你的错……”
我直接把电话挂断。
上个厕所洗了把脸,又去接了点水喝,回来一看手机两个未接来电,QQ微信消息一连串,什么快上线,什么你竟然挂我电话,什么十秒钟还不上加仇杀野外见。
脑壳疼。

开电脑,上游戏,成都。
青辰一个组队邀请甩了过来,大轻功飞到我身边,密聊是YY号。
我又把YY开了。
队里的奶妈是个奶毒,装分还行,如果手法能跟上她的装分,在青辰满脑子对面奶妈的时候,我应该能分精力保一下她。
青辰退队,嚷嚷着要虐我一顿。
上线先插旗,是我和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他有一段时间没上线了,不知道是我进步了还是他手生了,他在奶毒面前输得很惨。
我插旗只用jjc奇穴,青辰连我的片玉都没打出来,被我锤下马委委屈屈在一边打坐。
旁边有人焦点我插旗,我点了拒绝。
我打字,彩笔,谁虐谁?
他说那是意外!破网咖网速真烂。
起来又点我插旗。
又输。
奶毒说你个垃圾,别秀了好吗。
奶毒声音很好听,轻柔的女声,声音温柔的妹子骂起人来都像撒娇,听起来很舒服。
青辰显然也这样觉得。他没怼回去,哼了一声,沉默了半晌憋出一句轻飘飘的敲里吗。
奶毒说你个傻子。
我笑笑不说话。

我组他进队,把队长给他,问奶毒要不要探梅。
青辰说我不排,又把队长给奶妈,说奶妈掌管生杀大权。
奶毒说不用探,能自保,又把队长给我,说自己脸黑,让我排。
最后还是我排。
青辰又开始损,说兄弟算了吧,你洗了探梅跟没洗一样,你自己算算你探过我几次?你个菜鸡连个探梅都不会用。
他这话是实话,我洗的探梅很少探过他,一是我的探梅真的很难及时探到这个人,二是能单杀的时候我就绝对不会管他死活。在jjc里,人头比青辰重要。
甚至有时候给他探梅也只是让我自己加速追奶妈的。
我打字,说哦是吗,那我洗浮云。
青辰说大哥别别别,我就是开玩笑。
我还是洗了探梅。

【一个随便的开头】我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备胎

青辰:彩笔藏剑
青辰:彩笔藏剑在吗在吗在吗
我:有屁就放
青辰:呲噗噗噗噗噗
青辰:放完了
我:......
我:滚啊!!!

真事改写,树洞文

因为想撸文所以重新把楚留香下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