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是个人

人为吴邪,我为西湖糖醋鱼

【瓶邪】电荷守恒定律 1—2

正如每部总裁文里的男主都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质,吴邪在很快的时间内也达到了走到哪哪就开启“大哥你说啥就是啥,大哥是闰土我是猹”模式,也没领导管管,非常过分。

    也正如每部总裁文里都有一个“别以为你有钱就能践踏我的尊严!”死活不按常理出牌的奇葩傻白甜一样,冰清玉洁冰雪聪明高贵冷艳•真•学霸•物理课代表•kylin•Zhang同学,也从来都傲骨铮铮,从来都视真•实力装X•有文化的黑社会•班主任•关根的名字前面一堆前缀为无物。人家该怎样还是怎样,该吃吃该拉拉,该面瘫面瘫,走在路上从来不叫老师好,进办公室也从来不打报告。

    没错,学霸张就是物理课代表,真的好巧呢,怎么会这么巧呢?(6)班少得可怜的妹子们邪魅一笑说,这是缘分。

然而当事人对于这个缘分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们依旧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只是他们自己心里想着什么就不是6班众人知道的了。

譬如第一天下班之后关根以光速回到他和自己竹马竹马的好闺密,解雨臣老师的公寓。 他踹开房门,后者翘着腿歪在沙发上,看着他挑了挑眉:“你有病啊,上个课穿什么风衣。”

关根狠狠地说:“你懂个屁。”

说着他潇洒地脱下风衣,站在玄关处直接把衣服砸到解雨臣怀里。

没错,是砸。

风衣在解雨臣春天般温暖的怀抱中变成了一柄寒光四射得有些夸张的弯刀。

解雨臣看见吴邪身上戴着个背式枪套,一左一右两把手枪,难为他上课戴着这几个玩意这么久没被发现,解雨臣开始同情起吴邪的那一帮子学生。

他憋笑道:“吴邪我真是看不出来你……”看不出来你在张起灵面前这么怂。

关根,不现在应该是吴邪了,吴邪明显会错了意,比起面对张起灵时的怂,他更在意另一件事。他深吸一口气,说:“拜托,大佬,不是我想在张起灵面前装逼,我也不想穿风衣的好吗。”都他妈是是你女朋友逼的,吴邪想,万恶的情侣狗。

非常规案件调查处的外勤人员基本上都有属于自己的武器。这东西说起来玄乎,准确的说它们并没有真实的形态,更像是由人的精神转化而来的能量,或者可能根本不存在与这个三维的空间内,被某种方式——吴邪没研究过这方面的事情,转化为具有真实形态的武器。武器当然是不好直接暴露在普通人眼皮底下的,这确实给外勤带来很大的麻烦,这些“武器”可以转化它们的形态,但不可能跟随主人的思想随意转化。霍秀秀在吴邪来之前偷偷搞了点小动作,把他的“武器”,那把刀的另一形态设置为一件散发着强烈“快来看我装逼啊老子就是深沉文艺高富帅”气息的风衣。

吴邪假装不知道她这样做的目的。

解雨臣清了清嗓子,憋住了他的笑,说:“我没说你要装逼啊。”

吴邪:“……”

吴邪说:“呵呵。”

解雨臣道:“不要这么客气啊,来来来坐下来说,上班第一天怎么准备的这么夸张啊?”

解雨臣道:“以前没看出你这么怕他啊?”

解雨臣道:“我前几天还在电话里听见你嚷嚷魂器都不用就KO张起灵呢。”

魂器就是那些“武器”。

解雨臣又道:“吴邪大佬,你准备这么久,最后不会是什么都没做吗?”

吴邪走到他旁边坐下,一言不发地抽起烟,当自己屁话没说过。

解雨臣将他的沉默视为无言以对,他盯了吴邪一会儿,很有趣似的大笑起来。

“他娘的是又怎样?”吴邪怒摔烟灰缸,“你丫就是想笑老子是吧?!”

解雨臣说:“哪能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傻逼!”

吴邪显然已经淡定,其实事实上他并不在乎解雨臣笑点骤然变低这个事实,毕竟恋爱中的人都不太正常。于是他又抽了一口烟,把滚烫的烟灰抖落在解雨臣的手上。

他继续深沉地说:“其实我觉得张起灵应该交给黑眼镜来处理。”

解雨臣冷笑一声,抖动的玉手让人忍不住动情地唱起“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他把烟灰弄到垃圾桶里,顺带狠狠踩了吴邪一脚:“我记得你上次才把那个叶什么的推给他。”

吴邪说:“那病原体编号一连串6,一看就是大佬,我伺候不起。”

“病原体?”解雨臣挑眉,“他不是‘猎人’吗?”

“上头是这样说的,搞不好是张起灵2号。”

两人总算陷入短暂的沉默,谁都没有心思去插科打诨。良久吴邪掐灭剩下的烟丢进垃圾桶,他掐了掐眉心,道:“没想到他竟然会变成这样……我这次想快点解决。”

解雨臣看着他有些欲言又止,一会儿后叹了口气:“九门让你出这个任务,我觉得有欠考虑,又听说是你自己申请……我不清楚你下一步要怎么走,但是好自为之,不要感情用事。”虽然他觉得吴邪这个申请就已经在感情用事了。

吴邪点点头,看上去根本没听见去,满脸“再来一根烟”的烦躁。他叫住准备回房间的解雨臣:“对了,那个叫黎簇的学生,你有印象吧?”

——————————————————————————————

我对改文这事情真是情有独钟……前面实在是写太烂了,只能稍微补救一下……同学们,我们高考后见……

【瓶邪】电荷守恒定律 1—2

  1—2  电场强度与电势差 


正如每部总裁文里的男主都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质,吴邪在很快的时间内也达到了走到哪哪就开启“大哥你说啥就是啥,大哥是闰土我是猹”模式,也没领导管管,非常过分(什么鬼)。


    也正如每部总裁文里都有一个“别以为你有钱就能践踏我的尊严!”死活不按常理出牌的奇葩傻白甜一样,冰清玉洁冰雪聪明高贵冷艳•真•学霸•物理课代表•kylin•Zhang同学,(对,人家就是这么高大上,是kylin不是起灵,——来自高二(6)班同人女客户端)也从来都傲骨铮铮,从来都视真•实力装X•有文化的黑社会•班主任•关根的名字前面一堆前缀为无物。人家该怎样还是怎样,该吃吃该拉拉(有病啊),该面瘫面瘫,“渣男!别以为你会装X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真他妈够了!)(——来自(6)班同人女客户端)。


    没错,学霸张就是物理课代表,真的好巧呢,怎么会这么巧呢?(6)班同人女们邪魅一笑说,这是缘分。

然而当事人对于这个缘分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们依旧做着自己该做的事,装着各自的逼。只是他们自己心里想着什么就不是6班众人知道的了。

譬如第一天下班之后关根以光速回到他和好闺密(划掉)竹马竹马的公寓,他踹开房门,解雨臣翘着腿歪在沙发上,看着他挑了挑眉:“你有病啊,上个课穿什么风衣。”


    关根狠狠地说:“你懂个屁。”

   

    然后他潇洒地脱下风衣,把衣服砸到解雨臣怀里。


    没错是砸。


    解雨臣愣了愣:“我怎么觉得它沉甸甸的呢?”


    关根冷笑一声从后背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大白狗腿。:“那也不是因为里面满满的都是爱。”


    解雨臣从风衣内层里面掏出了两只手枪。


    他又愣了愣说:“吴邪你至于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关根,不对现在应该是吴邪了,吴邪横眉冷对一夫笑:“我看到02200059了。”


    解雨臣缓了缓说:“哦。”然后他继续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够了他看着面无表情的吴邪说:“就是那个张起灵?至于吗?”


    “嗯。”吴邪深沉地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出了一身冷汗,我太紧张了。”


    “然而?”


    “并没有必要这么紧张。我虽然看不透丫的实力有多大,但他情况其实稳定得有些异常。”


    “我没问你这个,我是说,你准备了这么多,但是什么都没有做?”


    “他娘的是又怎样?你丫就是想笑老子是吧?!”


    解雨臣说:“哪能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傻逼!”


    吴邪显然已经淡定,其实事实上他并不在乎解雨臣笑点骤然变低这个事实,毕竟恋爱中的人都不太正常。于是他又抽了一口烟,把滚烫的烟灰抖落在解雨臣的手

上。


    他继续深沉地说:“其实我觉得张起灵应该交给黑眼镜来处理。”


    解雨臣冷笑一声,抖动的玉手让人忍不住动情地唱起“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他把烟灰弄到垃圾桶里,顺带狠狠踩了吴邪一脚:“我记得你上次才把那个叶什么的推给他。”


    “是编号66666,听编号就知道是个非常叼逼的存在,真心不适合我。”吴邪纠正他。


    扯完皮后两个人陷入短暂的沉默,解雨臣看着吴邪有些欲言又止,一会儿后叹了口气莫名其妙地来了句“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自己好自为之。”


    吴邪闷头抽烟,把烟头碾碎在烟灰缸里的时候突然开口叫住准备回房间的解雨臣:“对了,那个叫黎簇的学生,你有印象吧?”


——————————————————

老叶其实有在闺密们的谈话中出场的吼吼吼吼,我总觉得我在剧透另外一篇韩叶同人。。。

好了就先码这么一点,困死了π_π


【瓶邪】电荷守恒定律(一)

Chapter 1.电场强度与电势差


        C市某私立高中二年级(6)班在一个秋风萧瑟的日子里送走了他们因脑中风而提前退休的班主任,老神棍齐铁嘴(……八爷我对不起你嘤嘤嘤),迎来了年轻帅气(?)的物理老师吴邪,担任他们的新班主任。

        吴邪,男,23岁,身高181cm,单身,目测0.5,毕业于某重点师范大学,家庭背景不明。

        以上为众学生通过种种不明渠道挖掘出来的,那么一丢丢的吴老师个人资料。

        吴老师是个从不说废话的人。

        为什么这样说?黎簇深沉地叹了口气,我们先从第一节课说起。

        那是在七天前,黎簇在回想起这个秋日的时候还是感慨万分,一切历历在目,似乎就发生在一个星期之前。

        上午第二节课是齐铁嘴的物理课,然而大家都知道敬爱的班主任得了脑中风,在虚情假意或者真心真意表达了他们对班主任的担心之后,他们开始期待起传说中新来的物理老师。

        这个人究竟是男是女不男不女他是玉树临风还是老态龙钟是英俊潇洒还是大腹便便她是更年期还是青春期(雾)是貌美如花还是貌似如花。

        真是very very好奇。

        然后主角终于要登场了。

        吴邪走进了课室。

        穿着风衣的吴邪走进了课室。

        穿着深色风衣的吴邪踏着从走廊外面飘进来的草稿纸走进了课室,他的身材高挑,他的容貌清秀,然而他的气质像个黑社会,他夹着一本教材,他低头看着草稿纸,他说:

        “今天谁值日?”

        苏万举起了手。

        吴邪点了点头:“劳动委员,记得扣分。”

        “……”

        然后吴邪走上讲台,打开课本:“现在开始上课,我们先来复习一下上节课的内容,23号你来讲一下电场的主要性质。”

        你看他甚至没有介绍一下自己。

       就直接开始上课。

        就直接点人回答问题。

        太他妈讨厌了。

        黎簇有一种摸不着这个人的底的感觉,因为他没有做自我介绍。通常学生了解一个老师都是从他的自我介绍开始,一个好的自我介绍可以使学生和老师之间距离感减少,也能使学生估摸出这个老师的作业可不可以不写他的课可不可以走神。

        以黎簇长年累月的经验来看,吴邪这种老师一般都很难搞定。想到他以后要认真听的课程又多了一门,他就觉得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



——————————————————

        随意存放一个脑洞

        学霸瓶×物理老师邪

        已经开始OOC了的沙海邪。。。

        培养一下手感,没写过校园文更没写过师生的,所以也许以后会发展成为丧尸文或者末日文灵异文悬疑推理黑道等等等等……nothing is impossible(什么鬼)

        总之就是我也不知道这篇文会发展成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