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是个人

人为吴邪,我为西湖糖醋鱼

【韩叶】流光 (一)

1—1哎哟你在这里

这是一个坑。

可能OOC吧。。。

雷者慎入,真的。。

然后……  @莫晶

呐这是你的脑洞!老韩我的!!

然后然后然后……这篇文的世界观和我的另一个坑,也就是电荷守恒定律的是一样的,一篇全职同人一篇盗笔同人。。。所以,还是雷者慎入。真的。

——————————————

    叶修正在念灵制造的幻境里。幻境是韩文清的老窝。

    至于他为什么知道那是韩文清的家,啊……那就是另一件事情了。

    叶修扛着他那把伞在幻境里走了一圈,事实上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那是一只念灵,梦魇和念灵都可以制造幻境,这两种幻境或者说梦境的区别就是一个低级一个高级一些,念灵甚至可以窥视你的记忆,从你的回忆中提取复制一些东西出来,那些让你印象深刻的场景和回忆往往都会成为它们的屠宰场。

    当然叶修并不知道那是一只念灵,因为他不知道韩文清的家有什么哪里让他印象深刻了。

    然后他走出韩文清的家门在人工湖边看到了一个韩文清(……)。

    叶修跟韩文清对视了几秒,韩文清霸道而邪魅狂狷地竖了竖他的衬衫衣领,霸道而邪魅狂狷地一笑:“呵,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贸然跟我对视超过一秒,男人,你是第一个。”

    “……”

    “不得不说你的欲擒故纵很成功,很好,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

    叶修被这样的老韩雷得脚一滑,差点踩着湖边泥泞的小道滑下去,然后他很果断给韩文清来了一个上勾拳,韩文清跌进湖,发出响亮的吧唧声。

    湖中心应声升起一个穿着白袍蓄着胡子的疑似湖神的谜之生物,湖神以健美男秀肱二头肌的姿势一左一右扛着两个人。叶修定睛一看,惊恐地发现他们分别是韩文清一号和韩文清二号。

    湖神说:“你丢的是这个有18厘米但是只有一块腹肌的宿敌还是这个有八块腹肌但是只有8厘米的宿敌?”

    叶修心说我没有丢掉什么韩文清而且他们有没有18cm和我有关系吗等等这两个怪力乱神的东西我要来干嘛!

    然后叶修说:“然而我并没有丢东西。”

    湖神非常满意地点点头说很好你很诚实,然后把两个韩文清吧唧一声丢到他脚下又把霸道总裁韩文清捞了上来接着冲他羞涩一笑用念第二套广播体操初升的太阳(自行想象)的语调告诉他:“我们不生产宿敌,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你他妈还我们?敢情这是群体犯案啊!

    叶修觉得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然后他就醒了。

    出了一身冷汗。

    他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会做这种梦。

    然后他下床,踩着拖鞋摇摇晃晃地走去刷牙洗脸。

    然后他下楼。

    然后他在楼梯上站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韩文清。

    韩大老爷左手一个钱包右手一本册子,身前站着个前台小姐,叶修凭借其傲人的视力机智地看到那册子是兴欣网吧里的员工资料。

    此刻韩文清抬头和叶修一上一下对上了眼,韩文清说:“你在这里。”

    叶修心说我他妈真是哔了狗了。老韩你好老韩再见。然而他说:“是啊是啊。”

    然后他摇摇晃晃地走下楼梯,看了看要哭出来的前台小姐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韩文清,韩文清严肃地把钱包放在桌子上,好似祭奠英烈的少先队员向墓碑献上洁白的花圈(……)。接着他把目光移到了韩文清的手上,一把夺过韩文清手上的册子,义正言辞道:“噫你竟然偷窥我隐私。”

    韩文清心说那对我来说算个屁的隐私啊,说得好像我不了解你一样,而且那东西是她自己给我的鬼知道她给我干嘛啊。

    叶修挑挑眉准备再说些什么,目光随着被自己随意丢到台上的册子飘了去,眼角余光看见那小姑娘的手机放在台上。不知道她刚刚在看什么,画面是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的特写,底下一行白色的字:我要你们这里所有人的资料,给老子速度点!

    于是叶修说:“……”

    怎么办他好想笑。

    韩文清恐怕也是看到了的,因为前台小姐在鼓起勇气又一次把目光移到韩文清脸上时咽了口唾沫,慌慌张张地收起手机:“我我我去上个厕所,叶叶大哥你你们聊。”

   说着她猛地一甩头跑了,三千青丝啪的打在叶修脸上。

    韩文清“……”

    叶修抹了一把脸转头看向韩文清,韩文清也看着他。两个人傻逼兮兮地站了一小会儿,执手相看面瘫,脉脉不语千言(并不)。

    最后叶修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说:“现在还早啊老韩你吃早餐没?”

    “没有。”

    “那行一起呗,我带路你请客,反正你钱包多。”

    韩文清:“……”呵。

一帆小天屎生日快乐!😘😘然而懒癌晚期的我并没有写贺文。。。

九点水!


BACK UP:

哈罗又是我

看来确实是被戳得不浅_(┐「ε:)_

【韩叶】《予你一毫升双氯甲醚》【2-3】AB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还得那么痛苦呢哈哈哈哈对不起我想笑

瑶总裁不想写文只想哭!:

多的字我都不像打了…这一章好甜的quq

你们知道我韩叶正好卡在昨天的地方但是为了报复你们我都不想发!

还债…

————————————————————

【第二章:反正两种强酸不反应】

【第三节】

“你不如告诉一下我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韩文清给叶修倒了一杯茶,因为是凌晨,牛肉面馆泡好的茶也已经凉了,叶修就一口全部喝了下去。

“还能怎样,就,吃饭睡觉,做研究。”叶修随口回答道:“不然难道还享受幸福生活?”

“你能不能认认真真回答我的问题!”韩文清皱着眉头,看着叶修很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就着急。照平时在霸图的时候,别说叶修这样子了,韩文清的问题还没人敢这样回答。

“哎哟你别摆一张这么可怕的脸!看着吓人呢!”叶修把桌子上的餐巾纸贴在了韩文清的脸上,说道:“简而言之,我再也不属于嘉世了,怎么样,满意了吧。”

“面来了。”

叶修看着服务生端上来的面,眼睛里似乎都闪着亮光。韩文清还在琢磨着叶修说的话,不属于嘉世的原因,才是他最想知道的啊。

韩文清看着叶修狼吞虎咽的样子,说道:“你是不是又吃了好多天泡面。”

“唔…嗯!”叶修嘴里塞的满满的,说道:“泡面…很好七啊!”

“咽下去再说话!”韩文清摸了摸叶修的头发,大概是因为冬天,叶修的头发上起了一点静电,就像一只温顺的大狗,韩文清此刻虽然觉得这样的触感很真实,但是眉头上的结依旧没有解开。

“慢点吃,不和你抢。”韩文清无奈地看着叶修,拿起筷子夹起了一口面,似乎没有叶修表现的那么好吃,和普通的牛肉面没多大区别。

“老韩你这次来都不给我带海鲜!怎么越来越抠门了!”叶修吃着吃着,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然后接着埋头苦吃了起来。韩文清听到,把叶修要的加面往叶修的碗里夹了一筷子。

“得了吧你,还吃海鲜呢,你能把自己喂饱就不错了,这种享受生活的东西你少吃。”韩文清吃了一口面,心里纵然有无数疑问,但是叶修不说,自己也不太好意思问出来。

“这样吧,跟你说个秘密。”叶修咀嚼着嘴里的面,放下了筷子,捧着脸对韩文清笑道:“我叫叶修。”

“哎你干嘛抢我面!说好的不跟我抢的!”叶修话音刚落,韩文清就把叶修碗里的面往自己碗里夹了一筷子,叶修一急,拿着筷子就把面夹了回来。

“你这么瘦瘦小小的吃的完么。”韩文清瞪了一眼叶修,没说话,好像刚才叶修说的话都是空气一般。

“哼,吃不完也不准你抢!”叶修撇了撇嘴,刚夹起面要送到嘴里,突然停止了动作,把筷子上的面夹到了韩文清的碗里。“吃不完。”

韩文清苦笑地看着叶修。

“你的抑制剂快没有了,我这次给你带来了。”韩文清对叶修说道,吃了一口叶修方才夹给自己的面,“怎么这么酸!你到底加了多少醋!”

“唔,没多少,就…大概十毫升吧。”叶修用了一个很标准的化学实验计量单位告诉了韩文清自己放了很多醋这个现实,“哥喜欢吃醋,你不服么?”

“别闹了,还是最初的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韩文清问道。

“嗯,这么说吧,嘉世呢,需要的是一个能够抛头露面的化学家,不是一个只会做实验的化学家。嘉世需要一个左右逢源的杀手,领队,不需要一个只顾着做任务的杀手,一个只为了提升杀手能力而培养人才的领队。”叶修叼着筷子,很平静地对韩文清说道:“所以我把一切交给了现在备受好评的孙翔。”

“我可不喜欢那个二货。”韩文清把加面的碗里最后一筷子面夹给了叶修,又把茶杯里的茶给补满了。

“老韩,你是不是应该想想,其实你喜欢的,根本不是我,而是我的性别呢。”叶修苦笑道,吃了一口面,似乎自己也觉得很酸,喝了一口茶。“别对我这么好,你以后碰见的Omega多了,就不会觉得我好了。”

“你得了吧你,少说两句死不了。现在你在哪?”韩文清看叶修喝完了整整一茶杯的茶水,问出来的问题有如此敏感,难以回答,就又给叶修倒上了茶水。

“反正没几个人认识我,而且我叫叶修,我不是什么叶秋,我现在在一个委托所,打算长期接受委托。”叶修吃了一口面,摸了摸已经有些鼓起的肚子,长舒了一口气:“吃不下了。”

韩文清似是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把叶修碗里的面一半夹进了自己的碗里。

“还打算回来么?”韩文清许久后才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叶修咬着面,也过了五秒才把面咬断,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

“当然,你记得等我啊。”叶修坏笑道:“等我回到化学界的时候,你韩文清就是我手下败将了哈哈哈!”

叶修的笑听起来有一些苦涩,笑容甚至都有些勉强,韩文清有些担心地沉思了一下。

“我留着陪你一段时间。”韩文清把正低着头喝汤的叶修前额的碎发理了理,说道:“最近我跟霸图那边请了假,原以为要找你很久。”

“找不到我你会不会一直找下去啊?”叶修这一次笑的很没心没肺,把韩文清的碗拉到了自己的面前,说道:“我的太酸了,我要喝你的。”

韩文清没有阻止叶修,叶修的问题听起来很简单,但是确实很实际。

“会。”韩文清把旁边的勺子拿了起来,从叶修的碗里拿了一口汤,韩文清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碗汤有多酸。

“那好吧,那我就,特批你能留下来陪我,不过,我要求你交房租!”叶修喝完了汤,心满意足地看着韩文清:“你还要做饭!因为我要出任务!我要吃的很饱很饱才能赚钱!”

“还有一个问题。”韩文清看着一脸灿烂笑容的叶修,心情也舒畅了不少。

“宣小韩子觐见!”叶修在酒不足饭饱之后拿了根烟,叼在了嘴上,刚打算点燃,就被韩文清拿了下来。

“少抽点儿!”

叶修的行为,在韩文清的理解中大概就是恃宠而骄了。在失去叶修的痛苦中沉溺多天的韩文清,此时已不想和叶修计较。

“你的发情期是不是快到了。”

……

———————————————————

这一更:2100

还了:2100+21500=23600

心塞!

下一章依旧甜【再见!

【喻黄】(番外)双向单恋

梦得我在床上打滚嗷嗷嗷嗷嗷

蜜汁酥饼:

正篇地址


*这个故事的最后一个side。


直喻总心路历程番外。


前面有点虐,算是整个故事最虐的一个部分了吧,撑住,后面很甜(。


推荐结合弯黄少视角来看,尤其是第五章,咳咳


(本文又名:论喻黄一直一弯he的可能性)




1、




一切发生在转瞬。


凌晨半夜的公路,时亮时暗的路灯,紧接着便是一阵急促且尖锐的鸣笛声,刺目的白光迎面扑来,轮胎打滑,车身剧烈震荡,喻文州的大脑高速做着判断,然后——


他在最近的距离看到黄少天挡在他身前,头部被重击,醉酒的瞳孔一瞬间涣散,失去光泽。




黄少天撞进了喻文州的怀里。


喻文州下意识接住,心脏在刹那间停跳,触手是一片甜腥的滑腻——全是血。




在医院等待包扎的时候,喻文州给战队经理打了电话,说他和黄少天回来途中遇到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


经理吓了一跳,问严不严重。


喻文州说,不知道。


他命令自己冷静,把事情简单复述了一遍。


打电话的过程中,手机三次差点滑落,手在发抖,那股腥重的铁锈味挥之不去。




护士替他包扎手臂时,忍不住说:“先生,要不要去休息一会?那边有床,你可以躺一躺。”


喻文州摇头,脸色苍白微笑:“不用了,谢谢,我想先等我朋友手术结束。”


“可……恐怕还得好几个小时呢。”


“没关系。”喻文州坚持,温和却不容置喙。




手术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


蓝雨的队员一个个面色凝重地坐在手术室外。


黄少天被从手术台里推出来,喻文州立刻就想站起来,不料大脑供血不足,一个趔趄,幸亏身后的徐景熙及时扶住了他。




手术成功了,但谁都没有想到,黄少天会醒不过来。


他会呼吸,有心跳,却……睁不开眼睛。


明明前一晚,他还和大家一起吃了烧烤,喝了啤酒,如同过去的每一天,而现在他脸色惨白的输着液,头上缠满了绷带,眼眸紧闭,这看起来就像是一场充满恶意的噩梦。




2、




之后不等拆绷带,喻文州就连轴转的忙了起来。


训练计划要改。


闻风而来的媒体要应付。


官方对外的发布会要开。


广告合作、宣传计划要更变。


此外,因为医生没说他哪天会醒来,喻文州还要做好常规赛开始没有黄少天的准备。




即使忙成这样,他还是每天去看黄少天。


喻文州迫切希望黄少天能睁开眼睛。


一向对他言听计从的黄少天,这次却没有听话。




战队开会。


喻文州放着幻灯片,习惯性地叫:“少天,帮我拿一下……”


声音戛然。




会议室安静的只剩下浅浅呼吸声。


过了两秒,喻文州反应过来,苦笑:“抱歉,我忘了……”


“队长,我去拿!”


“谢谢。”喻文州揉着眉心,疲惫感一眼既明。


突然有人说:“队长,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喻文州愣了一下,笑着摇摇头,“不用担心,我只是没睡好而已。”




这段时间喻文州都睡得很少,但一闭上眼睛,还是会梦到那一幕,黄少天以不自然的姿势弯折,眼神从明亮到黯淡,重重跌到喻文州身上,整个过程像电影的慢镜头,血花在他身后飞溅——那是黑夜,他本该看不到这些,但想象力将一切补全,一次比一次更清晰。




他努力回想那些灿烂笑着的黄少天,那些神采飞扬似乎无所畏惧的黄少天,希望能带走这些印象。


然而事与愿违,喻文州更多想起来的却是黄少天那欲言又止却又略带忧伤的眼神——在他委婉的拒绝了他之后。


尽管黄少天努力掩饰,但喻文州还是能清晰捕捉。


收到表白之前,他其实隐约察觉到了,只是窗户纸不捅破,喻文州始终默认是自己多想。




真到了这一刻,喻文州不得不面对,他在心里权衡,得出的结论是,拒绝。


喻文州身边也有过谈恋爱的朋友,他们沉浸在感情的漩涡里,患得患失,情绪变动极大。


这些喻文州都没有。


并非是在意世俗观念,而是他并没有产生这样强烈的情绪,他认为自己对黄少天的感情并没有爱情的成分,但他仍然不忍心伤害他。


只是拒绝终归是拒绝,就算做得再委婉,再温柔,也不能改变其本质。


喻文州很抱歉地看着黄少天情绪一天天低落下来,想安慰他,但理智阻止了自己,与其留有希望,不如干脆拒绝。




直至此时,他对自己的观念都没有一丝动摇。


别人的意识,从来不能左右喻文州的思想。


就像所有人都觉得以他的手速不能在电竞圈生存下去,但是他觉得他可以,因而就算一万个人说他不行,喻文州还是坚持了下来。




夏日蝉鸣的夜。


酒气熏天,黄少天醉着毫无意识地问他,能不能有一点点喜欢他。


他递过去一杯白水说,少天你醉了。


那时,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会是最后他对黄少天说的话。




病房里的味道已经逐渐习惯,但喻文州还是不喜欢那股消毒水味,打从深处透着一股冰冷。


黄少天不应该躺在这里。


就算不为战队考虑,不为俱乐部考虑,单纯是喻文州为黄少天考虑,他也觉得黄少天不适合在这种地方。


他适合在什么地方呢?


蓝天白云阳光,一定要亮的让人连眼睛都眯起来的那种光线,空气是清新的水果味,风也是暖的。




这样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手脚冰凉,如同和黄少天一起封存在冰柜里。


喻文州总觉得自己能做到很多事,但唯独这件,他束手无策。


他坐下,握住黄少天的手,手背上的静脉纤细,因为吊水没有一丝血色,他再怎么握,也无法温暖它。




耳畔没有了叽叽喳喳的垃圾话,喻文州曾经以为自己会觉得清净,但只有此刻才意识到,他是多么怀念那个声音。


他希望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梦醒了,就能回到现实。


然而这才是真正的梦。




喻文州深呼吸,试图缓解心脏里那股缓慢的绞痛,并不撕心裂肺,却绵延不绝。


他不得不长长的吐气,让自己好受一点。




空气里响起一声熟悉的“队长”。


喻文州蓦然抬头,隔了一会才意识到,是错觉。


从喜悦到失落也只是一瞬。


像从天堂掉落到地狱。




他静静看着沉睡的黄少天,想:少天,是不是只有我答应你,你才会醒过来?


那么我答应你,你醒过来,好不好?          




好不好?




3、




“水……”


刚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喻文州仍然以为是错觉。


直到他不可置信地看见黄少天嘴唇蠕动了两下,喻文州霍然站起身,腿部用力的幅度过大,椅子直接翻倒在地,砸中柜子,礼盒、鲜花以及他膝盖上的笔记本一同掉落在地。


堪称喻文州人生中少有的狼狈场面。




他动了动唇,发现自己像是失了声,隔了好几秒,才从肺腑里挤出声音:


“少天,你终于醒了……”




喻文州快步出去叫医生,自己却又绕去了走廊,在那里他做了几次深呼吸,才把情绪完全压制下去。


狂喜冲昏了大脑,他完全不知道该和黄少天说什么,却又不想被他看到自己的失态。


他不想吓到黄少天。


这样的自己有多不对劲,喻文州早已经察觉。




队员陆续来了又走后,喻文州一直在找机会,但联盟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没给他这个机会,黄少天笑着对他说,队长你不用再来了。


他眉宇间那股淤塞也仿佛消失,像在告诉他,我已经放下了。




之后喻文州让战队的成员每天轮换去陪黄少天,回来后跟他汇报。


黄少天心情似乎不错,和照顾他的护士小姐关系也不错,气色好多了,下巴看着没那么削尖,废话还是一样的多,光听他抱怨无聊都能说上半小时一小时,最近似乎迷上了手机游戏……


但一次也没提到过他。




黄少天出院那天,喻文州起了个大早。


他一直在憋着话,黄少天却问他,队长你真的不考虑考虑那些女孩子?


黄少天还说,是啊,我放弃了……我现在觉得女孩子挺好的。


如果不是他对黄少天了解至深,他恐怕真的要气死。




结果,他没气死,却快吓死了。


黄少天的头撞上去的时候,喻文州脑内闪过太多可怖的画面,更加强烈涌上来的是那种即将失去的危机感,这让他的理智判断彻底出了问题,只不过是撞上车顶,并不严重,也不会造成什么后果,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担心。


到了这个地步,再否认也没有什么意义。




喻文州丢出了直球,黄少天却不肯接。


他不相信。




是,就连喻文州自己也不相信,他曾经认为不会动摇的观念,会在黄少天这里,全面崩盘。


爱情真的是这么可怕的东西吗?


吻住黄少天之前,他尚在犹豫,唇齿相接的那一刻,他开始相信,这一切并非错觉。


他听见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声。




他对黄少天说,别放弃,好不好?


就像他在床边,握住黄少天的手,说,你醒过来,好不好?




黄少天扑进他的怀里,喻文州将黄少天用力抱紧,像抱着珍贵的宝藏。


失而复得的感觉是如此的鲜明,就连喜悦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呼吸重了,一切便又化作幻梦。


黄少天的鼻尖压在他的肩窝上,他哽咽着说:“……队长,你说要是这梦醒了怎么办?”


“不是梦,放心吧。”


喻文州一下一下温柔地拍着他的背,不一会便感受到肩膀上一股湿气,他的动作变得更加温柔。




光是这样就已经十分幸福。




喻文州觉得这样的自己很陌生。


然而他毫无办法,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


只是这一次,喻文州心甘情愿。




这世上并没有偶然,一切事件的发生都包含着必然性。


像鱼在海底游,像人在陆地走,像地球绕着太阳转。


像喻文州爱上黄少天。




Fin.            

23333333333

蜜汁酥饼:

*来源于群聊。


一个有病的脑洞。ooc,雷慎。




厕所约架




众所周知,训练营时期的小黄和小喻不和,矛盾很重,时常厕所约架,虽然没有真打过,但小黄经常挑衅小喻引以为傲的自持力。


某天,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


小喻在眼看小黄胡吃海喝了很多之后,拿走了厕所的厕纸。


小黄果然在厕所里中招了。


他发短信紧急求助,绝望地发现没有信号。




然后,他听见了脚步声,正待开心,后面是小喻清嗓子的咳嗽声。


小喻淡定说:黄少天,我觉得你对我有误会,我们能谈谈吗?




小黄抓狂os:卧槽!喻文州你有病吧!


什么时候谈不好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谈!!!!!




于是小黄愤怒的拒绝了:谈你妹!(给我纸!)


小喻无奈:你这样不配合,我也很难做。




小黄:不谈!你走!


小喻:真让我走?呃……我这里正好有卷厕纸。




小黄怒火中烧os:尼玛他就说怎么厕所突然没纸了!!


这个阴险狡诈的喻文州!


心肠大大的黑!




小黄怒:不需要你!我可以叫别人!


小喻:你叫吧,不会有人来的。


小黄:……




心还没那么脏的小喻脸稍微红了红:你别生气,我只是觉得我们需要一个谈话的契机。


契机你妹!


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小黄被堵在了厕所,还没穿裤子。


小黄崩溃:喻文州,你特么有种把纸给我再谈!


小喻:没种,谈不谈?


小黄:…………………………谈。




于是他们谈了半小时,小黄被迫跟小喻掏心掏肺,聊天聊地,谈人生谈理想,从诗词歌赋(初中水平)谈到人生哲学(抢BOSS不要怂就是干!),除了看星星看月亮该干的都干了……


但即便如此,小黄依然坐在马桶上诅咒了小喻一百遍,特别包括小喻这辈子都交不到女朋友。(后来成真了→_→)




期间,小郑也想上厕所,看见厕所外挂了块牌子写着:清理中,请勿打扰,请去其他楼层。


于是,小郑嘟囔了两句,走了。


厕所里还是只有小喻和小黄。




谈♂话结束,小喻把纸塞给了小黄。


小黄腿软地扶着墙出来,觉得自己屁股都僵硬了。


小喻十分愧疚地搀扶着他走回训练营。


小黄还是很不爽,于是把全身上下的重量都压到了小喻的身上,小喻拍了一下小黄的屁股,小黄抬腿想踹小喻一脚,结果腿软变成蹭了一下……




从楼上上完厕所下来的小郑目睹了这一切,惊呆了,并拒绝去想象,这两人约架到底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