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是个人

人为吴邪,我为西湖糖醋鱼

【一】我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备胎

如果真的可以重来,或者说,如果我能预料到以后的一切,我绝对,绝对不会在那天找他插旗。
再往前推一点,我那天不应该去成都,再再往前推,我就不应该玩这个狗 日的游戏。
为了杜绝遇到他。
成都那么多人,台阶上炫富的,台阶下挂机卖艺蹲二少的,到处插旗的。
那么多人,我怎么就偏偏把鼠标移到了他身上。

放了假,人的作息时间混乱颠倒得不行。
下午四点才昏昏沉沉睡了个午觉,有人打电话过来,我从枕头下摸出手机,青辰在电话那边唧唧歪歪,说快上线,打策藏。
我:“……我在睡觉”
他那边是在网咖,声音有点嘈杂,隔着网线用很嫌弃的语气说,我靠,你他妈的是猪吗这个点睡觉。
又喊:“快起来快起来,我找到奶妈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奶妈要是跑了都是你的错……”
我直接把电话挂断。
上个厕所洗了把脸,又去接了点水喝,回来一看手机两个未接来电,QQ微信消息一连串,什么快上线,什么你竟然挂我电话,什么十秒钟还不上加仇杀野外见。
脑壳疼。

开电脑,上游戏,成都。
青辰一个组队邀请甩了过来,大轻功飞到我身边,密聊是YY号。
我又把YY开了。
队里的奶妈是个奶毒,装分还行,如果手法能跟上她的装分,在青辰满脑子对面奶妈的时候,我应该能分精力保一下她。
青辰退队,嚷嚷着要虐我一顿。
上线先插旗,是我和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他有一段时间没上线了,不知道是我进步了还是他手生了,他在奶毒面前输得很惨。
我插旗只用jjc奇穴,青辰连我的片玉都没打出来,被我锤下马委委屈屈在一边打坐。
旁边有人焦点我插旗,我点了拒绝。
我打字,彩笔,谁虐谁?
他说那是意外!破网咖网速真烂。
起来又点我插旗。
又输。
奶毒说你个垃圾,别秀了好吗。
奶毒声音很好听,轻柔的女声,声音温柔的妹子骂起人来都像撒娇,听起来很舒服。
青辰显然也这样觉得。他没怼回去,哼了一声,沉默了半晌憋出一句轻飘飘的敲里吗。
奶毒说你个傻子。
我笑笑不说话。

我组他进队,把队长给他,问奶毒要不要探梅。
青辰说我不排,又把队长给奶妈,说奶妈掌管生杀大权。
奶毒说不用探,能自保,又把队长给我,说自己脸黑,让我排。
最后还是我排。
青辰又开始损,说兄弟算了吧,你洗了探梅跟没洗一样,你自己算算你探过我几次?你个菜鸡连个探梅都不会用。
他这话是实话,我洗的探梅很少探过他,一是我的探梅真的很难及时探到这个人,二是能单杀的时候我就绝对不会管他死活。在jjc里,人头比青辰重要。
甚至有时候给他探梅也只是让我自己加速追奶妈的。
我打字,说哦是吗,那我洗浮云。
青辰说大哥别别别,我就是开玩笑。
我还是洗了探梅。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