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茕

人为吴邪,我为西湖糖醋鱼

【瓶邪】电荷守恒定律 1—2

正如每部总裁文里的男主都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质,吴邪在很快的时间内也达到了走到哪哪就开启“大哥你说啥就是啥,大哥是闰土我是猹”模式,也没领导管管,非常过分。

    也正如每部总裁文里都有一个“别以为你有钱就能践踏我的尊严!”死活不按常理出牌的奇葩傻白甜一样,冰清玉洁冰雪聪明高贵冷艳•真•学霸•物理课代表•kylin•Zhang同学,也从来都傲骨铮铮,从来都视真•实力装X•有文化的黑社会•班主任•关根的名字前面一堆前缀为无物。人家该怎样还是怎样,该吃吃该拉拉,该面瘫面瘫,走在路上从来不叫老师好,进办公室也从来不打报告。

    没错,学霸张就是物理课代表,真的好巧呢,怎么会这么巧呢?(6)班少得可怜的妹子们邪魅一笑说,这是缘分。

然而当事人对于这个缘分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们依旧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只是他们自己心里想着什么就不是6班众人知道的了。

譬如第一天下班之后关根以光速回到他和自己竹马竹马的好闺密,解雨臣老师的公寓。 他踹开房门,后者翘着腿歪在沙发上,看着他挑了挑眉:“你有病啊,上个课穿什么风衣。”

关根狠狠地说:“你懂个屁。”

说着他潇洒地脱下风衣,站在玄关处直接把衣服砸到解雨臣怀里。

没错,是砸。

风衣在解雨臣春天般温暖的怀抱中变成了一柄寒光四射得有些夸张的弯刀。

解雨臣看见吴邪身上戴着个背式枪套,一左一右两把手枪,难为他上课戴着这几个玩意这么久没被发现,解雨臣开始同情起吴邪的那一帮子学生。

他憋笑道:“吴邪我真是看不出来你……”看不出来你在张起灵面前这么怂。

关根,不现在应该是吴邪了,吴邪明显会错了意,比起面对张起灵时的怂,他更在意另一件事。他深吸一口气,说:“拜托,大佬,不是我想在张起灵面前装逼,我也不想穿风衣的好吗。”都他妈是是你女朋友逼的,吴邪想,万恶的情侣狗。

非常规案件调查处的外勤人员基本上都有属于自己的武器。这东西说起来玄乎,准确的说它们并没有真实的形态,更像是由人的精神转化而来的能量,或者可能根本不存在与这个三维的空间内,被某种方式——吴邪没研究过这方面的事情,转化为具有真实形态的武器。武器当然是不好直接暴露在普通人眼皮底下的,这确实给外勤带来很大的麻烦,这些“武器”可以转化它们的形态,但不可能跟随主人的思想随意转化。霍秀秀在吴邪来之前偷偷搞了点小动作,把他的“武器”,那把刀的另一形态设置为一件散发着强烈“快来看我装逼啊老子就是深沉文艺高富帅”气息的风衣。

吴邪假装不知道她这样做的目的。

解雨臣清了清嗓子,憋住了他的笑,说:“我没说你要装逼啊。”

吴邪:“……”

吴邪说:“呵呵。”

解雨臣道:“不要这么客气啊,来来来坐下来说,上班第一天怎么准备的这么夸张啊?”

解雨臣道:“以前没看出你这么怕他啊?”

解雨臣道:“我前几天还在电话里听见你嚷嚷魂器都不用就KO张起灵呢。”

魂器就是那些“武器”。

解雨臣又道:“吴邪大佬,你准备这么久,最后不会是什么都没做吗?”

吴邪走到他旁边坐下,一言不发地抽起烟,当自己屁话没说过。

解雨臣将他的沉默视为无言以对,他盯了吴邪一会儿,很有趣似的大笑起来。

“他娘的是又怎样?”吴邪怒摔烟灰缸,“你丫就是想笑老子是吧?!”

解雨臣说:“哪能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傻逼!”

吴邪显然已经淡定,其实事实上他并不在乎解雨臣笑点骤然变低这个事实,毕竟恋爱中的人都不太正常。于是他又抽了一口烟,把滚烫的烟灰抖落在解雨臣的手上。

他继续深沉地说:“其实我觉得张起灵应该交给黑眼镜来处理。”

解雨臣冷笑一声,抖动的玉手让人忍不住动情地唱起“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他把烟灰弄到垃圾桶里,顺带狠狠踩了吴邪一脚:“我记得你上次才把那个叶什么的推给他。”

吴邪说:“那病原体编号一连串6,一看就是大佬,我伺候不起。”

“病原体?”解雨臣挑眉,“他不是‘猎人’吗?”

“上头是这样说的,搞不好是张起灵2号。”

两人总算陷入短暂的沉默,谁都没有心思去插科打诨。良久吴邪掐灭剩下的烟丢进垃圾桶,他掐了掐眉心,道:“没想到他竟然会变成这样……我这次想快点解决。”

解雨臣看着他有些欲言又止,一会儿后叹了口气:“九门让你出这个任务,我觉得有欠考虑,又听说是你自己申请……我不清楚你下一步要怎么走,但是好自为之,不要感情用事。”虽然他觉得吴邪这个申请就已经在感情用事了。

吴邪点点头,看上去根本没听见去,满脸“再来一根烟”的烦躁。他叫住准备回房间的解雨臣:“对了,那个叫黎簇的学生,你有印象吧?”

——————————————————————————————

我对改文这事情真是情有独钟……前面实在是写太烂了,只能稍微补救一下……同学们,我们高考后见……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