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茕

人为吴邪,我为西湖糖醋鱼

【韩叶】流光 1—2说来话长我就不说了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出兴欣网吧兼旅店,韩文清往前跨了两大步和叶修并肩走着,叶修轻笑一声低下头,韩文清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他们转过一个弯,叶修站在一家沙县小吃的前面,热气蒸腾着弥漫过来,里面坐着一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除此之外就是个别懒得自己做饭的宅男宅女。韩文清觉得自己在宅男们的身上看到了叶修的影子。

    他觉得有些不太妙。

    叶修非常干脆地拣了个空位坐下来,顺带招呼着韩文清也坐:“站着干嘛?赶紧坐啊,等会儿没空位了,这里生意很好的!”一边转头和店里的阿姨喊话,“小伙子还是昨天的啊!”,“一样一样!”

    完了转头看向韩文清,后者就道:“和你一样。”

    然后叶修又把头转了回去:“来两份。”

    韩文清没等东西上来就开始审问:“过去一年半你为什么失踪?你一直呆在兴欣网吧?为什么你的名字变成了叶修?上头在全联盟下了你的通缉令你是知道的吧?过去一年半猎魔人最紧要的事情反倒成了搜捕叶秋……你一点音讯都没有,最后两个月通缉撤回……”我还以为你死了。

    韩文清顿了顿:“你在搞什么?”

    叶修心说你是黄少天附体了么?他的小笼包刚刚上来,他小心地用筷子夹起一个,送到嘴边咬一个小口吸去里面的汤汁,才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韩文清严肃地看着他。

    “我就不说了。”

   韩文清脸色一沉。

    “什么表情啊你这是……我又没偷你钱包。”叶修一脸嫌弃,手摸到口袋里掏出钱包放在桌面上,往韩文清那里移了移:“给你给你,别生气了哈。”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冲动是魔鬼。

    唐柔有些崩溃。

    她清晨的时候起来跑步,兴欣网吧的后面再过一条街是一片上了年头的老式平房。平房区内莫名其妙的形成了各种曲折狭窄的小巷,极容易走失,平时也只有上了年龄的老人居住在这里,和这篇陈旧的平房一起被城市遗忘。白色的外墙只在不知多少年前装修的时候粉上了白漆,多年的风吹雨打之后白墙发了霉染上了青苔,在往上是斑驳的大块小块的灰色,形成各种奇异的模样,看上去像是封印了某种禁密而诡异的故事,上个世纪幽怨艳丽的女鬼出没于此,或许就在某个灰蒙蒙的清晨黄昏或者只有一点昏暗光线的静谧午夜,她会穿着青色的齐逼小旗袍(……),有着黑幽幽的眸子和红艳的蔻丹指甲,诡异的笑容和凄艳的故事……

    这是兴欣的老板娘陈果对此地的绮丽幻想,而唐柔曰:“呵呵哒。”

    但是现在她觉得这说不定是真的。她心血来潮地换了个新地方跑步,准备回去的时候发现……卧槽回不去了。

    她在小巷里面绕着,转了一个弯往前走,发现还有一个弯,再往前走,还有一个弯……期间平房与平房之间有一些非常狭窄的间隙,狭窄到她得侧着身体才过得去,然而过去之后……和对面一模一样。

    这是一个镜面。

    唐柔在里面绕了十五分钟后英明地发现这里绝逼有问题,她素来不信鬼神之说,而与陈果叶修一类人呆了个一年半载之后,她也不是不清楚自己遇到了什么。

    她抬起头,平房小小的窗口里黑幽幽一片,铁做的窗架子生了锈像是监狱。

    面前是与所处平房区的格调截然不同的雕花木门,只是老旧得不行。唐柔试着推了推,门吱呀一声向后开了,多年禁锢的空气携着屋内的灰尘扑面而来。她皱了皱眉,一股子陈旧潮湿的味儿。

    唐柔的手中不知何时现出玫瑰色渐变到红色的流动的光,流光在她手中缠绕,汇聚成了一支红色的长矛,只是看上去比起真实的兵器,总有一种有些虚弱的感觉。

    火舞流炎。

    唐柔跨过门槛走进屋内。

    热气缭绕中,两个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叶修吃得很欢。

    韩文清口袋里有什么东西滴滴地响了几声,叶修在桌子底下踢了踢他的腿:“你手机响了。”

    韩文清掏出一个小小的罗盘,用来感应梦魇念灵一类的物质,上头站着一个机械小人,手指向叶修身后,神似肖时钦。

    叶修:“……”

    韩文清:“后面是哪里?”

    叶修:“厨房?”

    韩文清 :“……再往后。”

    叶修:“唔……是一片平房。唐柔好像去那里晨跑了。”

  

    然后他跑了出去。

    韩文清:……唐柔是谁?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