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茕

人为吴邪,我为西湖糖醋鱼

【瓶邪】电荷守恒定律 1—2

  1—2  电场强度与电势差 


正如每部总裁文里的男主都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质,吴邪在很快的时间内也达到了走到哪哪就开启“大哥你说啥就是啥,大哥是闰土我是猹”模式,也没领导管管,非常过分(什么鬼)。


    也正如每部总裁文里都有一个“别以为你有钱就能践踏我的尊严!”死活不按常理出牌的奇葩傻白甜一样,冰清玉洁冰雪聪明高贵冷艳•真•学霸•物理课代表•kylin•Zhang同学,(对,人家就是这么高大上,是kylin不是起灵,——来自高二(6)班同人女客户端)也从来都傲骨铮铮,从来都视真•实力装X•有文化的黑社会•班主任•关根的名字前面一堆前缀为无物。人家该怎样还是怎样,该吃吃该拉拉(有病啊),该面瘫面瘫,“渣男!别以为你会装X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真他妈够了!)(——来自(6)班同人女客户端)。


    没错,学霸张就是物理课代表,真的好巧呢,怎么会这么巧呢?(6)班同人女们邪魅一笑说,这是缘分。

然而当事人对于这个缘分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们依旧做着自己该做的事,装着各自的逼。只是他们自己心里想着什么就不是6班众人知道的了。

譬如第一天下班之后关根以光速回到他和好闺密(划掉)竹马竹马的公寓,他踹开房门,解雨臣翘着腿歪在沙发上,看着他挑了挑眉:“你有病啊,上个课穿什么风衣。”


    关根狠狠地说:“你懂个屁。”

   

    然后他潇洒地脱下风衣,把衣服砸到解雨臣怀里。


    没错是砸。


    解雨臣愣了愣:“我怎么觉得它沉甸甸的呢?”


    关根冷笑一声从后背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大白狗腿。:“那也不是因为里面满满的都是爱。”


    解雨臣从风衣内层里面掏出了两只手枪。


    他又愣了愣说:“吴邪你至于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关根,不对现在应该是吴邪了,吴邪横眉冷对一夫笑:“我看到02200059了。”


    解雨臣缓了缓说:“哦。”然后他继续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够了他看着面无表情的吴邪说:“就是那个张起灵?至于吗?”


    “嗯。”吴邪深沉地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出了一身冷汗,我太紧张了。”


    “然而?”


    “并没有必要这么紧张。我虽然看不透丫的实力有多大,但他情况其实稳定得有些异常。”


    “我没问你这个,我是说,你准备了这么多,但是什么都没有做?”


    “他娘的是又怎样?你丫就是想笑老子是吧?!”


    解雨臣说:“哪能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傻逼!”


    吴邪显然已经淡定,其实事实上他并不在乎解雨臣笑点骤然变低这个事实,毕竟恋爱中的人都不太正常。于是他又抽了一口烟,把滚烫的烟灰抖落在解雨臣的手

上。


    他继续深沉地说:“其实我觉得张起灵应该交给黑眼镜来处理。”


    解雨臣冷笑一声,抖动的玉手让人忍不住动情地唱起“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他把烟灰弄到垃圾桶里,顺带狠狠踩了吴邪一脚:“我记得你上次才把那个叶什么的推给他。”


    “是编号66666,听编号就知道是个非常叼逼的存在,真心不适合我。”吴邪纠正他。


    扯完皮后两个人陷入短暂的沉默,解雨臣看着吴邪有些欲言又止,一会儿后叹了口气莫名其妙地来了句“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自己好自为之。”


    吴邪闷头抽烟,把烟头碾碎在烟灰缸里的时候突然开口叫住准备回房间的解雨臣:“对了,那个叫黎簇的学生,你有印象吧?”


——————————————————

老叶其实有在闺密们的谈话中出场的吼吼吼吼,我总觉得我在剧透另外一篇韩叶同人。。。

好了就先码这么一点,困死了π_π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