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茕

人为吴邪,我为西湖糖醋鱼

【韩叶】流光 (一)

1—1哎哟你在这里

这是一个坑。

可能OOC吧。。。

雷者慎入,真的。。

然后……  @莫晶

呐这是你的脑洞!老韩我的!!

然后然后然后……这篇文的世界观和我的另一个坑,也就是电荷守恒定律的是一样的,一篇全职同人一篇盗笔同人。。。所以,还是雷者慎入。真的。

——————————————

    叶修正在念灵制造的幻境里。幻境是韩文清的老窝。

    至于他为什么知道那是韩文清的家,啊……那就是另一件事情了。

    叶修扛着他那把伞在幻境里走了一圈,事实上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那是一只念灵,梦魇和念灵都可以制造幻境,这两种幻境或者说梦境的区别就是一个低级一个高级一些,念灵甚至可以窥视你的记忆,从你的回忆中提取复制一些东西出来,那些让你印象深刻的场景和回忆往往都会成为它们的屠宰场。

    当然叶修并不知道那是一只念灵,因为他不知道韩文清的家有什么哪里让他印象深刻了。

    然后他走出韩文清的家门在人工湖边看到了一个韩文清(……)。

    叶修跟韩文清对视了几秒,韩文清霸道而邪魅狂狷地竖了竖他的衬衫衣领,霸道而邪魅狂狷地一笑:“呵,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贸然跟我对视超过一秒,男人,你是第一个。”

    “……”

    “不得不说你的欲擒故纵很成功,很好,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

    叶修被这样的老韩雷得脚一滑,差点踩着湖边泥泞的小道滑下去,然后他很果断给韩文清来了一个上勾拳,韩文清跌进湖,发出响亮的吧唧声。

    湖中心应声升起一个穿着白袍蓄着胡子的疑似湖神的谜之生物,湖神以健美男秀肱二头肌的姿势一左一右扛着两个人。叶修定睛一看,惊恐地发现他们分别是韩文清一号和韩文清二号。

    湖神说:“你丢的是这个有18厘米但是只有一块腹肌的宿敌还是这个有八块腹肌但是只有8厘米的宿敌?”

    叶修心说我没有丢掉什么韩文清而且他们有没有18cm和我有关系吗等等这两个怪力乱神的东西我要来干嘛!

    然后叶修说:“然而我并没有丢东西。”

    湖神非常满意地点点头说很好你很诚实,然后把两个韩文清吧唧一声丢到他脚下又把霸道总裁韩文清捞了上来接着冲他羞涩一笑用念第二套广播体操初升的太阳(自行想象)的语调告诉他:“我们不生产宿敌,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你他妈还我们?敢情这是群体犯案啊!

    叶修觉得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然后他就醒了。

    出了一身冷汗。

    他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会做这种梦。

    然后他下床,踩着拖鞋摇摇晃晃地走去刷牙洗脸。

    然后他下楼。

    然后他在楼梯上站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韩文清。

    韩大老爷左手一个钱包右手一本册子,身前站着个前台小姐,叶修凭借其傲人的视力机智地看到那册子是兴欣网吧里的员工资料。

    此刻韩文清抬头和叶修一上一下对上了眼,韩文清说:“你在这里。”

    叶修心说我他妈真是哔了狗了。老韩你好老韩再见。然而他说:“是啊是啊。”

    然后他摇摇晃晃地走下楼梯,看了看要哭出来的前台小姐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韩文清,韩文清严肃地把钱包放在桌子上,好似祭奠英烈的少先队员向墓碑献上洁白的花圈(……)。接着他把目光移到了韩文清的手上,一把夺过韩文清手上的册子,义正言辞道:“噫你竟然偷窥我隐私。”

    韩文清心说那对我来说算个屁的隐私啊,说得好像我不了解你一样,而且那东西是她自己给我的鬼知道她给我干嘛啊。

    叶修挑挑眉准备再说些什么,目光随着被自己随意丢到台上的册子飘了去,眼角余光看见那小姑娘的手机放在台上。不知道她刚刚在看什么,画面是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的特写,底下一行白色的字:我要你们这里所有人的资料,给老子速度点!

    于是叶修说:“……”

    怎么办他好想笑。

    韩文清恐怕也是看到了的,因为前台小姐在鼓起勇气又一次把目光移到韩文清脸上时咽了口唾沫,慌慌张张地收起手机:“我我我去上个厕所,叶叶大哥你你们聊。”

   说着她猛地一甩头跑了,三千青丝啪的打在叶修脸上。

    韩文清“……”

    叶修抹了一把脸转头看向韩文清,韩文清也看着他。两个人傻逼兮兮地站了一小会儿,执手相看面瘫,脉脉不语千言(并不)。

    最后叶修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说:“现在还早啊老韩你吃早餐没?”

    “没有。”

    “那行一起呗,我带路你请客,反正你钱包多。”

    韩文清:“……”呵。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