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茕

人为吴邪,我为西湖糖醋鱼

【喻黄】(番外)双向单恋

梦得我在床上打滚嗷嗷嗷嗷嗷

蜜汁酥饼:

正篇地址


*这个故事的最后一个side。


直喻总心路历程番外。


前面有点虐,算是整个故事最虐的一个部分了吧,撑住,后面很甜(。


推荐结合弯黄少视角来看,尤其是第五章,咳咳


(本文又名:论喻黄一直一弯he的可能性)




1、




一切发生在转瞬。


凌晨半夜的公路,时亮时暗的路灯,紧接着便是一阵急促且尖锐的鸣笛声,刺目的白光迎面扑来,轮胎打滑,车身剧烈震荡,喻文州的大脑高速做着判断,然后——


他在最近的距离看到黄少天挡在他身前,头部被重击,醉酒的瞳孔一瞬间涣散,失去光泽。




黄少天撞进了喻文州的怀里。


喻文州下意识接住,心脏在刹那间停跳,触手是一片甜腥的滑腻——全是血。




在医院等待包扎的时候,喻文州给战队经理打了电话,说他和黄少天回来途中遇到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


经理吓了一跳,问严不严重。


喻文州说,不知道。


他命令自己冷静,把事情简单复述了一遍。


打电话的过程中,手机三次差点滑落,手在发抖,那股腥重的铁锈味挥之不去。




护士替他包扎手臂时,忍不住说:“先生,要不要去休息一会?那边有床,你可以躺一躺。”


喻文州摇头,脸色苍白微笑:“不用了,谢谢,我想先等我朋友手术结束。”


“可……恐怕还得好几个小时呢。”


“没关系。”喻文州坚持,温和却不容置喙。




手术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


蓝雨的队员一个个面色凝重地坐在手术室外。


黄少天被从手术台里推出来,喻文州立刻就想站起来,不料大脑供血不足,一个趔趄,幸亏身后的徐景熙及时扶住了他。




手术成功了,但谁都没有想到,黄少天会醒不过来。


他会呼吸,有心跳,却……睁不开眼睛。


明明前一晚,他还和大家一起吃了烧烤,喝了啤酒,如同过去的每一天,而现在他脸色惨白的输着液,头上缠满了绷带,眼眸紧闭,这看起来就像是一场充满恶意的噩梦。




2、




之后不等拆绷带,喻文州就连轴转的忙了起来。


训练计划要改。


闻风而来的媒体要应付。


官方对外的发布会要开。


广告合作、宣传计划要更变。


此外,因为医生没说他哪天会醒来,喻文州还要做好常规赛开始没有黄少天的准备。




即使忙成这样,他还是每天去看黄少天。


喻文州迫切希望黄少天能睁开眼睛。


一向对他言听计从的黄少天,这次却没有听话。




战队开会。


喻文州放着幻灯片,习惯性地叫:“少天,帮我拿一下……”


声音戛然。




会议室安静的只剩下浅浅呼吸声。


过了两秒,喻文州反应过来,苦笑:“抱歉,我忘了……”


“队长,我去拿!”


“谢谢。”喻文州揉着眉心,疲惫感一眼既明。


突然有人说:“队长,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喻文州愣了一下,笑着摇摇头,“不用担心,我只是没睡好而已。”




这段时间喻文州都睡得很少,但一闭上眼睛,还是会梦到那一幕,黄少天以不自然的姿势弯折,眼神从明亮到黯淡,重重跌到喻文州身上,整个过程像电影的慢镜头,血花在他身后飞溅——那是黑夜,他本该看不到这些,但想象力将一切补全,一次比一次更清晰。




他努力回想那些灿烂笑着的黄少天,那些神采飞扬似乎无所畏惧的黄少天,希望能带走这些印象。


然而事与愿违,喻文州更多想起来的却是黄少天那欲言又止却又略带忧伤的眼神——在他委婉的拒绝了他之后。


尽管黄少天努力掩饰,但喻文州还是能清晰捕捉。


收到表白之前,他其实隐约察觉到了,只是窗户纸不捅破,喻文州始终默认是自己多想。




真到了这一刻,喻文州不得不面对,他在心里权衡,得出的结论是,拒绝。


喻文州身边也有过谈恋爱的朋友,他们沉浸在感情的漩涡里,患得患失,情绪变动极大。


这些喻文州都没有。


并非是在意世俗观念,而是他并没有产生这样强烈的情绪,他认为自己对黄少天的感情并没有爱情的成分,但他仍然不忍心伤害他。


只是拒绝终归是拒绝,就算做得再委婉,再温柔,也不能改变其本质。


喻文州很抱歉地看着黄少天情绪一天天低落下来,想安慰他,但理智阻止了自己,与其留有希望,不如干脆拒绝。




直至此时,他对自己的观念都没有一丝动摇。


别人的意识,从来不能左右喻文州的思想。


就像所有人都觉得以他的手速不能在电竞圈生存下去,但是他觉得他可以,因而就算一万个人说他不行,喻文州还是坚持了下来。




夏日蝉鸣的夜。


酒气熏天,黄少天醉着毫无意识地问他,能不能有一点点喜欢他。


他递过去一杯白水说,少天你醉了。


那时,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会是最后他对黄少天说的话。




病房里的味道已经逐渐习惯,但喻文州还是不喜欢那股消毒水味,打从深处透着一股冰冷。


黄少天不应该躺在这里。


就算不为战队考虑,不为俱乐部考虑,单纯是喻文州为黄少天考虑,他也觉得黄少天不适合在这种地方。


他适合在什么地方呢?


蓝天白云阳光,一定要亮的让人连眼睛都眯起来的那种光线,空气是清新的水果味,风也是暖的。




这样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手脚冰凉,如同和黄少天一起封存在冰柜里。


喻文州总觉得自己能做到很多事,但唯独这件,他束手无策。


他坐下,握住黄少天的手,手背上的静脉纤细,因为吊水没有一丝血色,他再怎么握,也无法温暖它。




耳畔没有了叽叽喳喳的垃圾话,喻文州曾经以为自己会觉得清净,但只有此刻才意识到,他是多么怀念那个声音。


他希望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梦醒了,就能回到现实。


然而这才是真正的梦。




喻文州深呼吸,试图缓解心脏里那股缓慢的绞痛,并不撕心裂肺,却绵延不绝。


他不得不长长的吐气,让自己好受一点。




空气里响起一声熟悉的“队长”。


喻文州蓦然抬头,隔了一会才意识到,是错觉。


从喜悦到失落也只是一瞬。


像从天堂掉落到地狱。




他静静看着沉睡的黄少天,想:少天,是不是只有我答应你,你才会醒过来?


那么我答应你,你醒过来,好不好?          




好不好?




3、




“水……”


刚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喻文州仍然以为是错觉。


直到他不可置信地看见黄少天嘴唇蠕动了两下,喻文州霍然站起身,腿部用力的幅度过大,椅子直接翻倒在地,砸中柜子,礼盒、鲜花以及他膝盖上的笔记本一同掉落在地。


堪称喻文州人生中少有的狼狈场面。




他动了动唇,发现自己像是失了声,隔了好几秒,才从肺腑里挤出声音:


“少天,你终于醒了……”




喻文州快步出去叫医生,自己却又绕去了走廊,在那里他做了几次深呼吸,才把情绪完全压制下去。


狂喜冲昏了大脑,他完全不知道该和黄少天说什么,却又不想被他看到自己的失态。


他不想吓到黄少天。


这样的自己有多不对劲,喻文州早已经察觉。




队员陆续来了又走后,喻文州一直在找机会,但联盟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没给他这个机会,黄少天笑着对他说,队长你不用再来了。


他眉宇间那股淤塞也仿佛消失,像在告诉他,我已经放下了。




之后喻文州让战队的成员每天轮换去陪黄少天,回来后跟他汇报。


黄少天心情似乎不错,和照顾他的护士小姐关系也不错,气色好多了,下巴看着没那么削尖,废话还是一样的多,光听他抱怨无聊都能说上半小时一小时,最近似乎迷上了手机游戏……


但一次也没提到过他。




黄少天出院那天,喻文州起了个大早。


他一直在憋着话,黄少天却问他,队长你真的不考虑考虑那些女孩子?


黄少天还说,是啊,我放弃了……我现在觉得女孩子挺好的。


如果不是他对黄少天了解至深,他恐怕真的要气死。




结果,他没气死,却快吓死了。


黄少天的头撞上去的时候,喻文州脑内闪过太多可怖的画面,更加强烈涌上来的是那种即将失去的危机感,这让他的理智判断彻底出了问题,只不过是撞上车顶,并不严重,也不会造成什么后果,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担心。


到了这个地步,再否认也没有什么意义。




喻文州丢出了直球,黄少天却不肯接。


他不相信。




是,就连喻文州自己也不相信,他曾经认为不会动摇的观念,会在黄少天这里,全面崩盘。


爱情真的是这么可怕的东西吗?


吻住黄少天之前,他尚在犹豫,唇齿相接的那一刻,他开始相信,这一切并非错觉。


他听见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声。




他对黄少天说,别放弃,好不好?


就像他在床边,握住黄少天的手,说,你醒过来,好不好?




黄少天扑进他的怀里,喻文州将黄少天用力抱紧,像抱着珍贵的宝藏。


失而复得的感觉是如此的鲜明,就连喜悦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呼吸重了,一切便又化作幻梦。


黄少天的鼻尖压在他的肩窝上,他哽咽着说:“……队长,你说要是这梦醒了怎么办?”


“不是梦,放心吧。”


喻文州一下一下温柔地拍着他的背,不一会便感受到肩膀上一股湿气,他的动作变得更加温柔。




光是这样就已经十分幸福。




喻文州觉得这样的自己很陌生。


然而他毫无办法,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


只是这一次,喻文州心甘情愿。




这世上并没有偶然,一切事件的发生都包含着必然性。


像鱼在海底游,像人在陆地走,像地球绕着太阳转。


像喻文州爱上黄少天。




Fin.            

评论

热度(2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