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是个人

人为吴邪,我为西湖糖醋鱼

【七】我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备胎


我找借口下线溜了。
青辰戳我,问你不是打22么。
我说有大事。
他问什么大事。
我说:胎哥跟我表白。
青辰说:???
我:嗯。
青辰:所以你下线遁了吗。
我:我在斟酌呢。
青辰:你还要斟酌什么?
青辰:哦。

胎哥是个聪明人。
他没有再直说什么,只是偶尔撩我一下,后面也干脆就和我绑定日常jjc。
温水煮青蛙,套路我都懂。
我懒得管他,任由他去。
青辰问我你俩现在怎样。
我说:情缘了呗。
他:woc?
他:你竟然不爱我了。
我:我早就不爱你了。
他没再说话。

过了两个小时他又说:菜鸡,你他妈真的假的?
我说:假的。
青辰:????
他:我cnm
我:没事干嘛操我妈,你有病?
他:我是有病啊。
他:你是第一天知道?
他:还是你传染的。
我发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给他。

师父问到我和青辰的事情。
我没拜他为师过,叫他师父是因为我实在想不到应该给他起什么外号。
但是他也是确确实实教过我手法。
他问我和青辰的事情的时候,我已经和他死情缘有一段时间了。
至于是多久我不记得,好像也有小半年了。
我说我早就死情缘了,你真是一点都不关心我。
他说这不是转服了又忙嘛。
他说那我看朋友圈,为什么你俩还有联系。
他说都死情缘了,果断一点吧,还联系什么。
我说不行,找其他人打策藏没有和他打那么舒服。
师父说:……
我其实是在放屁。打策藏就是那个套路,默契是可以练出来的。
我只是单纯比较喜欢和他打。

师父又说:你俩当时怎么在一起的,来吧,来讲,我愿意做你的倾听者。
丫一个电话打过来。
我接电话,说可以,我说我的,说完之后你把你被挖墙脚的事情说出来也让我快乐一下。
师父忍痛说好吧好吧。
我和青辰是在插旗的时候认识的。
如果真的可以重来,或者说,如果我能预料到以后的一切,我绝对,绝对不会在那天找他插旗。
再往前推一点,我那天不应该去成都,再再往前推,我就不应该玩这个狗 日的游戏。
为了杜绝遇到他。
成都那么多人,台阶上炫富的,台阶下挂机卖艺蹲二少的,到处插旗的。
那么多人,我怎么就偏偏把鼠标移到了他身上。

我当时确实小白。和他打了好几次,一直被血虐。
青辰又点我插旗。
我密聊他说,不打了,好气。
他说:?
我说:老是输,不想打,去22吗
他:……
他:行吧。

上yy,开麦,他说你知不知道你的控制都打我解控上了。
我说:啊?
他:卧槽?女的?
他说:你有没有下载插件?会不会看buff?
我说:我会的......吧
他:......完了,碰到个傻的。
我说:我下载了,就是有时候会忘了看而已。
他说你何止是有时。
我找借口,那是因为我今天心情不好。
他说:啊?你怎么了?
我说:我死情缘了。
他沉默了一下,不知道是一时间想不到词客套客套安慰我,还是觉得我死了情缘还找人插旗jjc心太大。

死情缘其实就是个借口,直到现在我还是有偶尔把控制打免控上的毛病。
不为别的,就是手贱。
但是死情缘这件事,是真的。
死情缘的对象是个惊羽,炮哥,真渣男。
我不想多提这个渣滓,只是从那以后我看到炮哥就眼睛痛。
我和青辰打了一两个小时。
当时他的态度还算良好——可能是不敢刺激到我刚刚死了情缘的神经。他称呼我为小姐姐,我称呼他为“内个天策”。
那其实是我第一次组排策藏,但是配合得很稳,打了几次之后基本上他刚开口我就知道要怎么配合。
我们以方便以后再约jjc为由搞到了对方的联系方式。
死情缘不可能不难过的,我又不是木头。
只是可能比较迟钝,下了线才慢慢觉出味来。
青辰心有灵犀找上我。
我立刻把他当成了树洞。
我难过的情绪保持到晚上他放了大招的时候。
他说我给你听个东西,赶紧听完,听完我要再设成私密。
我说:?
他说等等。
过了一会儿他发了个全民K歌的链接。
歌是帮主夫人。
我:......

评论

热度(5)